火熱都市异能 我,皮卡丘,女帝的鹹魚伴生獸討論-0396得罪了天道還想跑?!

我,皮卡丘,女帝的鹹魚伴生獸
小說推薦我,皮卡丘,女帝的鹹魚伴生獸我,皮卡丘,女帝的咸鱼伴生兽
“咔!”
“咔!”
“咔!”
第八世挥舞着手中巨斧,重重砍在寒霜之树的苍劲枝干上。
尽管她大半个身子被冰封,但她已化身无情的砍树机器。
她是一斧一斧一斧…
霎时间,冰晶飞舞漫天,耀着幽冷的月光与弥天的金芒,看上去竟有种别致之美。
耗尽手段都难动分毫,看起来坚不可摧的寒霜之树,竟然真的被她硬生生破出一道道缺口。
“还得是仙尊啊!”
众人看的不住摇头。
虽说第八世挥动着巨斧,看起来很是无敌。
但众人心里很清楚,若无仙尊开口的话,只怕她要止步于此了。
只是…仙尊是怎么知道要用开天之斧通过第三十八层金阶呢?
众人带着询问的目光看向楚紫。
后者神秘一笑,并不解释,继续保持浓浓的神秘之感。
“轰!!!”
一声巨响之后,寒霜之树轰然倒地。
只有那轮满月高挂。
紧接着,弥天清幽月光带着丝丝寒气逆流而上,回到满月当中。
众大帝心头的无名之寒顿时不见踪影,不再贴贴。
抬头看去。
满月与残月交替,盈缺不止,像是经历着轮回一般。
流转几次后,清幽之月就此悄然消失在三十八层金阶上。
奶 爸 小说
第八世长舒一口气,“呼!”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众人这才发现,除了右手外,她的全身竟已被完全冰封,甚至都很难感受到她的灵力流转。
原来…她没看上去的那般轻松呐…
黎姝伸了个懒腰,撑起胸前略有宽大的衣衫,迈步走到第八世身边。
踢了踢她的屁股,笑道,“死没死?”
后者牙冠发颤,哼了一声。
黎姝这才赫然发现,自己的脚上已经结满霜色。
当下她再也不敢大意,连忙将至纯之火渡了过去。
瞬间白雾蒸腾。
李无涯凝望着金阶,神色郑重,“仙尊,你有没有觉得…不太对劲啊?”
楚紫默默点头,看着第八世,心中也觉得有些怪异,“你猜的很对。”
“莫非仙尊也觉得…”此想法实在有些过于天马行空,顿了顿,李无涯最终还是问道,“莫非仙尊也觉得…第三十八层金阶可能与金鳞神像有关吗?”
此话一出,众人连忙将目光避开。
生怕被李无涯看到他们看傻子一眼的目光。
虽说仙尊在此,李无涯不会多说什么,但谁知道离了此地,这位至强者会不会随手把他们给灭了。
“噗!”
但…还是有人绷不住了。
三十八层金阶跟金鳞神像有关?
但凡长眼,也不会说出这么离谱的话。
抛开事实不谈,就说三十八层的清幽冰冷,带动心底深处的无名之寒,便跟三大金鳞神像完全不同。
不能说完全不同吧,只能说毫无相似之处。
李无涯淡淡一笑,根本没有因为大帝的笑声出现丝毫的情绪波动。
毕竟两者实力以及认知上的差距太过巨大。
不过…刚才偷笑的那几个蝼蚁,我已经记住你们长啥样了!
你们等死吧!
我要让你们知道人世间的险恶!
“仙尊觉得呢?”
出乎众人预料的是,楚紫竟然皱着眉头点了点头,“无涯道兄能看到这一步,实属不易。”
能看到这一步…但楚紫却没说他看得这一步到底对不对。
如果李无涯说错了…那…跟我楚某人有什么关系?
你没看到我刚才皱眉了吗?
皱眉的意思就是你说错了!
如果李无涯说对了,那一切好说。
果然。
听到楚紫这般说,李无涯顿时大喜。
因为他的推测与天道有关。
“九秘王宫存在的最早时期已经不可考证,但想必是在无数个纪元前便存在于天地间的!”
对于这一点,李无涯极其自信。
“如此长的时间堆积下,天骄的数量必定浩瀚如牛毛般不可计!”
“我想,以自身无双天赋能引来九秘王宫的,肯定也不再少数。”
“贤徒道侣虽说资质无双,但…我想在漫长时间内,肯定是会有的。”
“那些人是否如贤徒道侣一般,走到了第三十八层金阶上?”
“是否又如贤徒道侣般,见到了刚才的寒霜之树?”
“是否他们苦思不得其法,最终被永久的冰封在了这第三十八层金阶上?”
众大帝听得不住点头。
天骄少见,但不代表没有。
何况又在如此漫长的时间积累下。
黎姝与第八世资质无双,两人联手引动了九秘王宫,但能凭一人之力引来九秘王宫的,肯定也会有!
同样的,能走到三十八层金阶的人也会存在。
但若无人指点的话,恐怕极少有人能够想到,要用灵力凝聚开天之斧来摧毁寒霜之树。
时间一长,必定会被冰封在此。
只是….你说这些东西干嘛?
你这样会显得我们这些人很傻!
见楚紫没有异议,李无涯话锋一转,继续开口,“金阶之上却不见那些被冰封之人的踪迹…”
“这是不是说明…他们被九秘王宫收为己用,化作了守护王宫的金鳞神像?!”
李无涯语不惊人死不休。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被震撼的无以复加。
良久之后,才有绝强者不解道,“可…”
惡人自有惡人磨
不等他说完,李无涯便匆匆打断,“经过漫长的时间洗礼,九秘王宫早就褪去了他们身上的气息!”
“诸位请想,若尔等被困三十八层金阶,眼见自己的身体被换换冰封,尔等会如何?”
众人顿时沉默。
死,有时候并不可怕。
辣妹与恐龙
可怕的是看着自己的生命慢慢流逝,却又无可奈何。
那种无力感才是最令人绝望的!
“眼见生命不可阻挡的流逝,有谁还能坚持道心稳固?”
“若不能坚持,诸位又是否会在绝望之下诅咒上天,诅咒道蕴,乃至…诅咒天道不公?!”
“如此一来…便身负神之罪了!”
“诸位可还记得,九尊神像皆是头戴枷锁。”
“若我猜测不错的话,他们就算身死,也是要承担神之罪责之人!”
“不知仙尊认为无涯猜测的可否接近真相?”
楚紫微微颔首。
李无涯所说的这些,跟他自己的猜测并无多大初入。
在清幽之月带来的无名之寒出现时,他便隐隐有这种感觉。
不过…这天道可真够记仇的!
得罪了方丈…不是,得罪了天道你还想跑?!
“具体如何,便看剩下的两层金阶了。”
第八世躺在第三十八层金阶上,黎姝迈步走向第三十九层。
上书:日!
我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