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 拐個神女做娘子二笔趣-第五百五十八章 邪不壓正相伴

拐個神女做娘子二
小說推薦拐個神女做娘子二拐个神女做娘子二
纯一赶紧走上前,扶手说道:“夫人,已经按你吩咐将徐南阳腿打断了。”
“回去吧!”
“阿离,现在回去的话…”
“怕什么,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现成!”
沐离忧扶动着手指头,萧炎陵目瞪口呆,沐离忧挽了一下头发,清秋将之前的请柬双手递给二白,二白赶紧看了看,抬头看了看沐离忧又看了看纯一。
“这不好吧!”
“那就杀了他!”
“别!”二白赶紧抓住沐离忧的胳膊。
沐离忧背手说道:“纯一,给你两个选择!”
“要么杀了她!要么娶了她!”
萧炎陵挥挥手说道:“不是!阿离,这…”
“闭嘴!”沐离忧扶手,萧炎陵直接弹了出去,星乔扶手,将萧炎陵抓了回来。
“星乔,你怎么突然出现了啊!”
星乔抱着双手说道:“萧炎陵,难道你就一直没有发现我没上车吗?!”
“我…我也是刚发现!”
“鬼才信你!”
风无念赶紧将自行车放在路边,已经被压坏了,雪无痕才惨,刚才压星乔身上,星乔起身直接就给了他一拳,他还不敢还手。
“夫人,我不想因为这样而娶她,我想要光明正大的娶她。”
“哦。”
“光明正大啊!”
“那她就等着变成孤儿吧!”
“阿离,你不能这么做吧!”
“她命中本就克亲,若是继续下去,难道就不剩她一个人了吗?!”
“二爷,夫人说的确实是真的,小雨的奶奶走了,她的妈妈隔天就倒下了,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她的爸爸出了车祸!”
沐离忧淡淡的说道:“没事,还有她妹妹。”
风无念整理了一下衣服,将玉卷拿出来,赶紧走上前扶手说道:“见过小殿下!”
“你怎么来了?!”
“属下是奉天君旨意前来的!”
沐离忧扶了一下手,纯一赶紧退在一侧。
“沐离忧,你又被人参了!”
“不会吧!”
“回小殿下,确实是…是。”
“谁参的!”
“天君让属下将玉卷带来了。”
沐离忧扶手,玉卷便出现在手里,沐离忧递给萧炎陵说道:“你来念!”
“那什么上古文,我…我不会啊!”
“念!”
萧炎陵赶紧打开,差点没拿住,居然有那么长,星乔扶手,上面的文字现显出来了,居然不是上古文。
星乔抱着双手说道:“啧啧啧,沐离忧,你这是得罪多少人了,居然联名字上书参你。”
“起奏…”萧炎陵刚念了两个字,沐离忧扬起手说道:“直接念重点。”
“哦。”萧炎陵赶紧将玉卷推了推,往后面推了推,又看了看星乔,星乔点点头。
“一告小殿下残害同族!”萧炎陵疑惑的问道:“同族指神族还是指凤凰或者是龙。”
星乔弱弱的说道:“神族。”
“二告小殿下藐视天规!”
星乔插了一句道:“天规在她眼里算个屁。”
“三告小殿下徇私枉法!”
“这个什么法什么意思啊?!”
“四告小殿下…”萧炎陵看到后面的字都不敢念了,侧身看了看星乔,这要是念出来,沐离忧还不得吃了他。
“没了!”
“不是!还有好多…”
“小殿下,这是天君让属下交给你的!”雪无痕将玉旨双手递上来,沐离忧伸出手拿了过来,打开看了看。
沐离忧扶手,萧炎陵手里的玉卷出现了沐离忧手里,萧炎陵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上,还好沐离忧只是翻了翻,直接看了看最后的联名。
“南宫家是不想活了吗?!居然敢带头参本殿下一本!”
沐离忧扶手,一身白色仙袍,从袖中拿出来簪子插在头发上,扶动火凤凰扇子,火凤凰飞身过来,沐离忧便消失了。
“殿…殿下…”
雪无痕赶紧喊道:“殿下!”
“完了,这南宫家怕是毁了。”
“惹谁不好,偏偏惹沐离忧!”
“她现在正愁找不到借口把小殿下的位置让出去!”
“啊!所以…”
“上君,属下还得回天宫向天君复命!”风无念扶手说道。
“好!”
风无念扶手,和雪无痕消失了,周围的一切又恢复过来了。
“老五,你带他们先回杭州吧!”
“二哥,要不你也跟我们回去吧!”萧炎陵赶紧往二白靠了靠,想要提醒他一些,可是他又不知道应该怎么去提醒他,如果提醒错误,可能就正好撞枪口上了。
“二伯伯,要不赶紧通知那只鸟吧!”
“对!对!对!”
萧炎陵又赶紧挥挥手说道:“不行!不行!她怀孕了,这万一有个好歹你是想被雷劈啊!”
“也是!”
“那通知无情上仙和大法司吧!再不济通知地君吧!”
“这个时候通知谁都不好吧!”
二白抱着双手说道:“阿离她若是想要杀一个人,没有人能拦住的。”
武逆九天 小说
“老三,你带纯一先回去。”
“二哥不用担心,阿离她气消了就会回来的。”萧炎成说完挥挥手,纯一看了看孟雨,赶紧跟了过去。
萧炎陵拉了拉星乔问道:“那之前那个…”
“那是老天君拿捏了沐离忧,再说她那个时候杀了他,确实可能会出事的。”
“出什么事?!”
“护都下面有一只特别厉害的妖兽,名叫鬼将军,当年因为它而殉死的不少上仙,哦,对!那个红花,也就是魔君喜欢的人,那直接就祭剑了!”
“这么厉害啊!”
“对啊!”
“要不是老天君有先见之明,沐离忧就在那场战争里玩完了!”
“她不是很厉害吗?!”
“她再厉害不是就一个人啊!而且当时鬼将军用了青司帝君和南初神女威胁她,要不是天母的凤凰火,那神族真的就完了。”
“这就是邪不压正!”
“不过当时要不是天君给她挡了那剑,沐离忧就真的羽化了。”
“就是她的师兄?!”
“对啊!”
“还有那株阴阳草,那简直就是最强助攻。”
“果然!王者身边都是王者!”
“清…”二白回头,已经找不到清秋了,连南叔也不见了。
沐离忧扶出现在木阁,扶了一下手,手中出现了火凤凰扇子,沐离忧扶动着扇子走上台阶。
“小…小姐!”
“她!她…她来了!”
南宫安诺走下楼来,地上躺的都是南宫家的人,他们根本就不是沐离忧扶对手,南宫安诺看到沐离忧的时候也是很惊讶,毕竟一直认为沐离忧不敢来南宫家,是因为重庆山形会压制着她的神力。
“阿诺见过殿下!”
“不敢当!”沐离忧扶了一下手,一股力量将南宫安诺扶了起来,沐离忧现在这般客气,那就证明之后她会有多不客气。
“你爷爷呢?!”
“爷爷他在闭关修炼!”
“哦,这样啊!”沐离忧扶动着扇子,火凤凰的力量飞了过去,阿眠赶紧将南宫安诺推了过去,身后的桌子瞬间就化为灰烬。
“殿下,怎么如此大的火气啊?!”南宫长老拄着拐仗走下楼来。
“不是说你要闭关修炼吗?!”
“殿下来了,老头我自然要出关迎接的!”
南宫长老拂手,南宫安诺便退在一侧,南宫长老挥手,试意沐离忧坐下来。
“老头,你若晚了一些,本殿下可是会将你这木阁烧了。”
南宫长老将拐仗放在一旁,坐下来说道:“无妨,殿下气消了就好,大不了再重新修建一番。”
南宫安诺端来茶具,将茶具放桌上,便退在一侧,南宫长老拿过茶壶倒着茶水,将茶杯双手递给沐离忧,沐离忧伸出手接着茶杯,南宫长老无意间看到了沐离忧手臂上的伤痕。
“殿下怎么受伤了?!”
“不小心玩过了。”沐离忧低头看了看手臂上的伤痕,因为是凤凰火,所以除不掉疤。
“也算是长个记性!”
沐离忧伸出手来,叩手说道:“老头,多谢你仗义相助!”
“殿下,何出此言!”
“多亏南宫家联名参了本殿下一本,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我就可以叫小殿下的位置让出去,到时候我就可以逍遥自在了。”沐离忧说的时候居然都笑了起来,她是真的希望去过这样的生活。
南宫长老将茶杯重重的放在桌上。
南宫安诺跪在地上,磕头说道:“爷爷息怒!”
“谁允许你这么做的!”
“老头,你别生气。”沐离忧伸出手将茶杯放在南宫长老手里说道:“这样多好啊!以后我没事就来南宫家喝茶。”
南宫长老抬头看了看沐离忧,沐离忧皱了一下眉头,弱弱的说道:“你该不会不欢迎我吧!”
“怎会?!殿下何时来,我老头都欢迎。”
沐离忧把玩着手里的茶杯,她似乎在等谁一样。
“父亲!”南宫瓒的声音响起了。
“父亲!”南宫树的声音也响起了。
南宫长老抬眼看了看沐离忧,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猜不透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阿…”南宫瓒抬头便看到沐离忧,想要逃却已经晚,只能靠在南宫安诺一侧,毕竟之前联名的事就是他怂恿起来的,南宫安诺虽然是当家人,可是那些南宫家那些长老可不听她的,这才让南宫瓒有机可乘。
“站那么远做什么?!”
沐离忧弱弱的说道:“他是担心一会受伤了往哪里跑。”
南宫瓒指了指说道:“父亲,明明就是她的…”
南宫长老扶手,南宫瓒的双手和双脚便被树藤绑了起来,悬挂在半空。
南宫树赶紧跪下身说道:“父亲息怒!”
“父亲,我这么做也是为了我们南宫家,虽说他们是树族的旁支,可是他们依然是大地之君的子孙,我们南宫家有权利来…”南宫瓒还没有说完,就说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