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乘風破浪-第96章 拉關係 求收藏求月票鑒賞

重生之乘風破浪
小說推薦重生之乘風破浪重生之乘风破浪
看着杨洋将韩燕搂在怀里,神情温柔而又心疼的样子,陆涛摇了摇头,尽管肚子还很饿,但是已经没有了心情在继续吃面,将账结了后,没有说什么话,便径直走出了小吃店。
他心中知道,刚才自己所说的话,全部都白费了,不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杨洋这货是不会回头的。
离开小街,很快就回到了宿舍,拿着万能充电机给手机电池冲上电,然后便于王志等人一起玩扑克到下午四点半。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将电池装上开机,然后给孙立国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很快便接通,他语气客气的说道:“新年好呀孙老!”
尽管此刻已经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有些地方算是过完了年,但在琼崖岛,只要是没过完正月年就还不算过完。
陆涛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要给孙立国拜个晚年,因为如果是在元宵节之前去拜年了,作为学生呢就有些不太合适,给人一种拉关系套近乎的感觉,加上他这次是去送礼,所以在细节方面要注意一点,不能让人反感,注意的话,适得其反效果就不好了。
“是陆涛呀?新年好!”
见是陆涛打来的电话,孙立国显然有些感到意外,虽然他很欣赏这位学生,而却这位学生也还帮助过自己,但是春节时不是已经打来电话拜过年了嘛,怎么这个时候又打来电话拜年,这其中肯定有事。
一时间,孙立国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念头,立马也变得警惕了起来,上次他虽说帮了陆涛一个忙,但那件事本身就是校方处理不妥当,所以他才顺水推舟卖个人情,这次他就有点担心对方又要开口叫自己帮什么忙了,毕竟处再他这个位置,这种事见的太多了,也被他严厉的拒绝太多了,所以此刻语气有些不太热情。
听见孙立国用一种很正式的语气打招呼,陆涛立马便明白了其中之意,心想,好在自己比较注意关系方面的细节,不然元宵节前贸然就去拜年,那百分百就会让你误会成是去拉关系的拉。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说道:“孙老,最近有没有去黄花梨古玩市场逛逛呀?”
见他开始套近乎,孙立国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心中断定,他肯定是有事要来找自己,语气不冷不热的答道:“最近身体不太好,很少出去,别人要上门拜年都被我拒绝了,就更别说去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逛了。”
这话明显是在堵住所有的路,不给陆涛开口前来拜年或者是有事相求,这样一来,大家面上不至于弄的很难看。
陆涛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依旧笑着的说道:“上周我去了一趟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开了快黄花梨原木,本来想让孙老帮我看看是不是本地黄花梨原木,竟然孙老身体不舒服,那就算了,等下次有机会在说吧。”
这招以进为退,先是表明自己此刻的立场,并不是找你帮忙办事,而是想向你请教,果然引起了孙立国的兴起,不过他还是有些警惕,生怕这是借口,到时见了自己的面又是另一种结果。
想到这里,他试探的问道:“是什么样的一块黄花梨原木,有什么特征嘛?上周你去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怎么也不叫上我一起呀?”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多虑,因为这些年想找她办事之人,每次都是会找各种借口,施展各种手段,然后一见,那结果就变了,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烦人的事发生,他立下了规则,春节期间除了亲戚与老友外,别人上门来拜年都不接待。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要叫上您一起去了,但是大春节的,如果我叫上您,别人还不得说我溜须拍马呀,所以这才没敢去打扰您。”
陆涛并没有说出黄花梨原木的特征,而是声音变得憨憨的,直接给孙立国丢去了一颗安心丸,彻底打消这老头心中的顾虑。
果然,孙立国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然后又是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是越老越糊涂,竟然会怀疑一个刚上大学的少年会跟自己耍心眼,这也太扯淡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了,老脸顿时涌现出羞愧,沉声说道:“陆涛呀,你这孩子跟我还是太见外了,难道春节期间就不能来找我了嘛?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你现在就过来我家,我等你。”
虽然心中有些愧疚,但身为长辈,他不可能拉下脸了承认自己刚才是以小人之幅度君子之心了,所以语气便故意不高兴的批评了两句,但实则是自己在给自己台阶下。
陆涛听见这话,不由在心中暗暗腹诽,真是官子两个口呀,怎么说都是你对,不过心中在腹诽,但他还是估计不好意思的说道:“孙老,您身体不适,我怎么好意思过去打扰您呢。改天吧,等改天您身体好了,我在向您好好请教。”
“没事!我这身体是老病了不碍事的,你现在就过来吧,今晚顺便留在家里吃饭,我将地址告诉你。”
见他在推辞,孙立国就更加确定他不是有事求自己办,语气立马变得更热情起来,同时心中也很,满意他这憨厚的性格。
陆涛张角上扬,露出了个得意的笑,不过他还是故意腼腆的说道:“孙老,那我就去打扰了。”
“过来吧,记得什么东西都别带,只带上你说的那块黄花梨原木就行。”
孙立国爽快的大笑了一声,还不忘嘱咐别买礼物,然后俩人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后,陆涛换了件衣服,便离开宿舍,然后按地位往附近海大教师所住的小区走去。
二十分钟后,他被孙立国家的保姆从保安处领到了一栋八九十年代的小洋楼前,穿过小院进入前厅最后来到天井,正坐在一张靠椅上的孙立国,见他到来,立马坐直了身子微笑的招手让他过去。
“孙老好!”
走到近前,他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微微躬身打了个招呼。
孙立国微笑的打量了一会陆涛,对他故作的憨厚的表情很是满意,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桌子说道:“坐吧!来我这里就别那么拘束了。”
夏宇星辰 小说
陆涛依旧故作一副憨厚的表情,微微一笑,坐了下来,挺直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一副随时听教的模样。
“来喝茶!”
孙立国此刻完全被陆涛的表象给骗了,越看是越满意,微笑的亲自倒了杯茶,然后眼神闪过一道精光问道:“你说的那块黄花梨原木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農 女
陆涛微微一笑,心想,这老爷子对黄花梨古玩与原木这块,还真是喜欢,刚进门都还没来得及客气两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了。
想到这里,他没有犹豫,直接从挎包中拿出一个盒子递过去笑道:“还请孙老赐教!”
这话说的,让孙立国很是满意,笑意十足的接过盒子打开,随之双眼一亮,表情震撼的惊呼道:“这是满天星花纹!”
拿过一旁的老花眼镜戴上,小心翼翼的从盒子中取出黄花梨原木仔仔细细的看了十多分钟,这才去爱将看向陆涛,表情严肃的说道:“这是块本地小叶的黄花梨原木,陆涛,你小子手上肯定不止这一块吧?”
“真是瞒不住孙老呀,上个星期我开了一块黄花梨,的确手上不止一块。”
陆涛故作憨厚的挠了挠头,看向孙立国点了点头,简单的解释了一遍,但他并没有说自己已经卖掉了那几块黄花梨原木,现在就只剩这一块。
“老孙,家里来客人啦?”
这时,前厅中走来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和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陆涛立马就知道,这时孙立国的老伴和孙女,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喊道:“王教授您好,孙医生您好!”
孙立国的老伴姓王,是海城医科大的教授,孙女叫孙艳也是医科大毕业的,现在在海城三甲医院当外科医生,这些去年他早就调查清楚了。
“你是?”
孙艳只是对陆涛点了点头,然后便走进了主客厅往楼上而去,王教授见他知道自己,表情有些差异的问道。
一旁,孙立国笑而不语,对于他知道自己家里状况的事,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些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信息,只要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
“王教授,我是海大的学生。”
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癮 公子相思
陆涛并没有解释太多,故作憨厚的挠了挠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如來 神 掌 單車
“哦!”
王教授表情释然,点了点头,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因为海大的学生能知道自己也不奇怪,毕竟丈夫就是海大的副校长。
“老王,这是陆涛,就是我曾跟你说过在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遇见的那位小友,”
孙立国看着自己的老伴,笑嘻嘻的指着一旁的陆涛介绍道。
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小說
闻言,王教授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陆涛,显然她是经常听丈夫提起这未蒙面过的少年,所以心中大感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