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言情小說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線上看-第五百三十九 賈母的寺庫鑒賞

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
小說推薦穿越紅樓賈迎春自救指南穿越红楼贾迎春自救指南
贾母手下一顿,吃惊的看向贾政,见他一副哀求的样子,哪里不知道是贾赦抓到了他的把柄,心里又是气他不争气,又是懊恼大势已去,沉默了一小会儿,摆了摆手对琥珀道:
“我岁数大了,记不清楚也是有的,琥珀,把我私库的钥匙给你们大老爷,让他自己进去找吧。”
贾母的想法也很简单,将钥匙交给贾赦让他自己去取东西,趁着这个机会也能了解一下金陵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说到底她还是对贾赦一反常态的反抗不满意,想要找法子翻身呢。
“这倒是不忙,儿子还有话要对母亲说。”
贾赦虽然不得贾母的偏爱,但是到底两人也是多年的母子,对贾母的性子也很是了解。
自然明白如果此时将事情揭过,荣国府又可以表面和平一些日子,但是他也明白,这种和平只是暂时的。
一旦贾母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虽然会责怪贾政,但是会在最快的时间将事情抹平,替贾政逃脱罪责,这么多年了,这样的事情还少吗?
这就叫:打蛇不死反被咬!
灰姑娘的阴谋
“长兄……长兄不是急着找父亲留下的木匣子吗?还……还是快些去看看吧,母亲的私库里有些潮气,别把里面的东西弄坏了。”
贾政见贾赦有继续谈下去的样子,干笑着又道。
“爹爹,既然你和祖母二叔还有事情要商量,去祖母私库里取东西的事情就交给我和琮哥儿吧。”
之前听到贾母将自己私库的要是交给贾赦的时候,迎春就已经在跃跃欲试了,这会儿见贾政这样说,立马站出来接话道。
自从上次她从贾母手里得了那副红宝石头面之后,她就对贾母的私库很是好奇,几次探贾宝玉的口风。
不过贾母一直防大房像是防贼一样,她也一直没有摸到机会,眼下这钥匙送上了门,她又怎么舍得错过呢。
“这怎么……”
贾母刚想提出反对意见,不过话没说完就被贾赦将话截了过去:
“好,那二丫头你就带琮儿跟着琥珀过去把东西取了。”
“长兄……林妹夫明日就要来了,不能等以后再说吗?孩子们可是都在呢!”
贾政见贾赦一副铁了心的样子,不死心的找理由又道。
“无妨,母亲也说了,林妹夫是自家人,要是我不管你的事情,母亲还指着他管呢!至于孩子们……
除了宝玉和凤哥儿,其他的几个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就各自回房吧。
觅仙屠 小说
还有,明日一早巳时二刻都在荣禧堂的大厅集合,在那里等着拜见你们林姑父。”
“你……”
豪門冷婚 提莫
被贾赦用说出的话堵了回来,又见他居然跃过自己直接吩咐了众人,贾母被气得直喘粗气,一用力居然从床榻上做起了身子,引得屋里一众人都有些吃惊。
“祖母,父亲,那我和琮哥儿就先过去了。”
迎春担心事情有什么变故,也不管其他人了,急急的拉着贾琮行了礼,又拽了琥珀就率先出了荣庆堂,朝着后面一排的库房走了过去。
说起来也极为讽刺,凤姐儿之前做当家奶奶的时候,迎春也是跟着她进过公中的库房的,那个库房大得很,不过里面空空落落的。
相比较需要支撑整个荣国府上下周转的公中库房,贾母的私库虽然要略小一些,但是里面的东西……却要丰富的多了。
光是两米多高的黄花梨置物架就有足足十六个,虽说不是每个上面都摆满了东西,但是也都放的七七八八。
易 境 東方
迎春这几年也算是见了不少好东西,不过进了库房之后还是有些眼花缭乱。
“二姑娘,三爷,老太太说的木匣子应该就在前面的架子上,喏,就是黑色的那个。”
他是龙傲天
琥珀脸蛋儿红红的瞟了一眼贾琮,笑着对两人说道。
“……”
迎春没说话,趁着琥珀没注意,朝贾琮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说话。
“原来就是那个啊,这库房东西太多了,我看得都有些目不暇接了,琥珀姐姐,我能跟二姐姐在这里单独待一会儿吗?姐姐放心,不会弄坏什么让姐姐为难的。”
贾琮心里很是无奈,不过脸上却笑得如沐春风,用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声音对琥珀温柔的道。
“好……那三爷和二姑娘自便吧。”
琥珀被迷得晕乎乎的,等到将话说完了才反应过来自己答应了什么,这里是贾母的私库,按照常理来说私库里有人她必须得在一同陪同。
刚刚她也是昏了头了,可是……琥珀抬头看了看贾琮,忍不住脸更红了些……
三爷……这么温文尔雅,肯定不会做出让她为难的事情的。
琥珀一边儿给自己鼓劲儿,一边有些不放心的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
“二姐姐……以后可别让我做这样的事情了。”
等琥珀出了库房,贾琮忍不住垮了脸,一脸哀怨的跟在迎春身后碎碎念。
刚刚从荣庆堂出来迎春就小声的嘱咐他,让他这一路上多对琥珀笑笑,他当时还有些不明所以,后来见琥珀脸蛋儿越来越红,哪里还不明白迎春的用意。
“嘻嘻~做什么事情啊?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赶紧的,好不容易才进了祖母的私库,找找看除了那匣子之外,还有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东西,比如说那种粗粗大大能藏东西的首饰什么的。”
迎春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一边将那黑木匣抱出来,一边嘻嘻笑道。
她也是在荣庆堂见琥珀偷偷看了贾琮好几次,临时才起的心思,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事情居然出奇的顺利,连她自己都没想到。
木匣子落在贾母身边已经好些年了,就算是真的留下了东西只怕也被贾母取了,有那时间还不如找找其他的什么东西。
“……”
贾琮有些无奈的摇摇头,也知道迎春说的是当务之急,当下也没继续和迎春说什么,朝着迎春相反的方向开始查找了起来。
库房比较大,又没时间仔仔细细的一点点的查找,所以迎春采取的是随机查找。
包装精美的,过!
款式新颖的,过!
放的位置比较明显的,还是过!
又找了半柱香的时间,就在迎春都要怀疑自己想多了时候,贾琮那边儿小声而又急促的唤起了她。
“怎么了?发现什么了?”
迎春赶忙走过去,小声的问道。
“二姐姐,你说的是不是这种?”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魏晉乾飯人 ptt-第174章 邀請看書

魏晉乾飯人
小說推薦魏晉乾飯人魏晋干饭人
赵含章挑眉,示意他继续说。
汲渊就道:“我觉得女郎的这个想法很好,常宁的确是可用之人。”
将常宁建议柴县令提前收购粮食,以期来年平抑物价的事说了。
赵含章目光扫过那部曲,“这是……”
“哦,我们在县城里为质时,我与县衙里的两三衙役交好,平时有什么消息,他们也都愿意告诉我。”汲渊平淡的道:“这是才收到的消息。”
赵含章冲汲渊竖起一根大拇指。
都市小农民 九转金刚
汲渊虽然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手势,但奇迹般的看懂了,他有些骄傲的抬起下巴。
俩人相视一笑,都笑得像只狐狸。
赵含章道:“先生充当一次说客?”
汲渊想了想后摇头,“我不合适。”
他道:“在县城时,我们二人争锋相对,很不和睦,他心中只怕对我有芥蒂,而且,现下有一个更合适的人。”
“谁?”
“女郎你呀,”汲渊道:“还有比女郎你更合适去劝说他的人吗?”
赵含章思考起来,一想还真是,老板亲自出面请人总是显得更有诚意的。
她道:“让赵驹带着人押运粮草先回去,我多停留两天。

汲渊笑着应下。
这一次他们买到的粮食不少,加上庄园这边也收集了一部分,于是,不到三千的兵马浩浩荡荡绵延得更长了,粮食基本上都是用手推车和扁担运到西平。
路上的灾民看见,先是下意识的往荒野和树林里跑,跑了一阵发现没人来抓他们,便又冒出来,待看见他们推着这么多手推车和挑着这么多担,就忍不住凑上去问,“喂,兄弟,你们挑的这是啥?”
士兵瞥了他们一眼,骄傲的道:“我们的军粮!”
灾民们一听,脚便不由自主的跟着他们走了,等到了西平城外才反应过来,他们好似走偏道了,他们本来想去洛阳讨活路的。
普通的百姓并不知道洛阳又打仗了,他们只是觉得洛阳是天子脚下,皇帝老爷子住的地方,那自然是安全又富足的。
今天开始做蛇女
今年赋税又增加了,他们在家乡已经活不下去,只能往可能活命的地方去。
但才走出两个县,他们就顺着到了西平。
难民们为难起来,既想转身去洛阳,又想进西平县城看看,万一在这里面找到活路呢?
看到那一车车的粮食,有身强力壮的忍不住上前问走在后面的士兵,“你们将军还招人吗?我力气也很大的,可以打仗,给口饭吃就行。”
“已经招够了。”见对方一脸失望,士兵顿了顿便道:“这次我们去灈阳死了百多号人,可能要补足,要不你去县衙问问,可能还招人呢?”
仙剑奇侠传幻璃镜
对方一听,立即道谢,抬脚就跟在后面进县城去。
边上其他人也听到了,大家立即跟着涌进西平县城。
正站在县衙门口的傅庭涵没等到赵含章,倒是等来了一波又一波的难民。
傅庭涵:……
季平来禀报,“女郎要在上蔡多停留两日,还要接夫人回来,所以西平这边还得劳烦郎君。”
傅庭涵就问:“二郎呢?”
“二郎君还在军中,幢主领着他们去安顿了。”季平道:“这一次女郎买回来不少粮食,粮食要入库造册。”
难民们蜂拥而来,挤在县衙门口,扯住一个衙役就问,“你们还招兵不?你看我,我力气大。”
“瘦得跟竹竿似的,能有什么力气?”边上一个难民脱掉自己的上衣让衙役看他的臂膀,“您看我,我才强壮呢,要我吧。”
“他吃得多,我吃的少,官爷,收我吧。”
衙役都呆了,下意识的回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傅庭涵。
难民们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看见丰神俊朗的傅庭涵,下意识便觉得他是当家做主的人,立即往上冲。
季平立即挡在傅庭涵身前,剑出半鞘,喝道:“大胆,还不快退下,郎君岂是尔等可冲撞的?”
其实不用他喝骂,对上傅庭涵清冷的目光,众人也不敢冲的太上前,在离他三步的位置跪下磕头,“郎君,收了我吧,我能打仗的。”
傅庭涵扫了一圈呼啦啦跪下的人,招来两个衙役道:“让他们排队登记吧,问清楚来历姓名。”
“郎君,我们的纸张又不多了。”
傅庭涵就叹息一声,“让人去赵氏坞堡里借一些,再让人出去买。”
他一定要加快造纸的速度,说好了要给他造纸的人呢?
農園 似 錦
承诺了要给他造纸的人正坐在酒楼的二楼上喝酒呢,一边看着下面的街景,一边等人。
赵含章的人马一离开,柴县令就放下心来,对于赵家的庄园也就不那么关注了,因此还不知道赵含章没跟着一块儿走。
县城的事务本就不是很多,何况是柴县令管理的上蔡县,那县务就更少了,大部分事务在里正那一阶段就处理了。
所以常宁也闲。
他收到赵含章私递的信件时迟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出县衙悄悄的来酒楼见人了。
这家酒楼不大,在街道的拐角处,生意很一般,所以赵含章直接包下了整座酒楼。
不管是她来,还是常宁来都不惧人看见。
但常宁还是佩服她的胆大,在上蔡县城里私见柴县令的幕僚,这事一旦传到柴县令的耳里,赵含章和柴县令之间一定会出现裂痕,当然,他和柴县令之间更会心生疑虑。
不过现在他们之间就不是很融洽了,他也已经决定寻找时机辞职回家,所以是否疑虑更深,常宁也不是那么在乎了。
常宁坦然而来,赵含章也坦然接待了他。
“常先生请坐。”赵含章起身相迎,并且亲自热酒,“这是先父十二年前埋下的酒,今日高兴,我便挖出一坛来邀先生共饮。”
常宁惊讶的看向赵含章,这酒的意义可不小,他忙双手捧住酒杯,看着杯中的酒没有下口,半晌后苦笑道:“赵女郎有话不如直说,不然这酒我可不敢下口。”
这酒太贵重了,要是他没有猜错,这应该是赵治给赵二郎埋的酒。
赵含章便也放下酒杯, 正襟危坐道:“含章来请先生助我。”
常宁不解的看向她,助她干啥?
赵含章一脸正色道:“含章身边还缺一幕僚,想请先生为我参谋。”
常宁一听,立即问道:“汲渊弃你而去了?”
------题外话------
汲渊抬眼:“你猜?”
明天见啦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玉無香 愛下-第240章 努力讀書

玉無香
小說推薦玉無香玉无香
在韩母看来,不孝子简直不长脑子。
“林大姑娘和太子定过亲的,京城好姑娘多得是,咱们家为何沾这个麻烦?”
“怎么是麻烦呢,当时林大姑娘生病,将军府主动提出退亲,皇上不是还对将军府表示了肯定。”
林大姑娘与还是魏王的太子解除婚约后, 将军府老夫人的那个异性孙儿程树可是由一个普通侍卫提成了百户,足见皇上对将军府的态度。
韩母不为所动:“你只想着皇上不计较,那太子呢?”
太子若是個大度的还好,倘若是个小心眼的,保不准就对娶了林大姑娘的人不待见。
虽然只是有这种可能,尚书府为何冒这个风险呢?
“太子是宽厚之人——”
帝国总裁,么么哒! 枝有叶
韩母并不愿听:“你不必说了,总之我不同意。”
“母亲——”韩宝成满眼失望。
N是Null的N
韩母别过眼, 不让自己心软。
哪怕和林大姑娘定亲的是别人,她都能考虑一下, 可那是太子啊,以后还会是皇帝,万一因为林大姑娘对尚书府不满,尚书府将来怎么办?
“儿子知道了,母亲好好歇着吧。”韩宝成说完,默默走了出去。
望着儿子离开的沮丧背影,韩母深深叹了口气。
韩宝成没有回房,而是离开尚书府,约了杨喆吃酒。
见他一杯接一杯喝, 杨喆端着酒盅问:“韩兄有心事?”
韩宝成把酒杯放下,些微的酒意没有让他头脑不清醒,而是给了他勇气。
望着杨喆那张清俊的脸,他开了口:“杨兄,我想请你帮个忙。”
“韩兄请说。”杨喆语气温和。
韩宝成捏紧放在桌面上的酒杯:“我家曾求娶过林大姑娘, 你是知道的。”
杨喆颔首。
“现在她仍待字闺中,我……我还是想娶她。”
杨喆眸光微闪:“韩兄需要我做什么?”
“我想拜托杨兄探一下太子的口风, 看他会不会介意。”韩宝成心一横把打算说出来, “如果太子没有不悦之色,想求他为我找一个身份合适的保山撮合这段姻缘。”
韩宝成把最后的希望放到太子身上,并不是一味冲动。
在太子还是魏王的时候,因为杨喆与太子私交好,他作为杨喆的好友就与太子有过不少接触,能看出太子是个宽厚之人。
追求想要的结果都有风险,在了解太子品行的情况下,林大姑娘值得他一试。
畏手畏脚固然没风险,却会错过他喜欢的姑娘,他不想等老了的时候再后悔当初为何不努力一下。
“我帮韩兄问问看。”杨喆一口答应下来。
韩宝成举杯:“多谢杨兄。”
杨喆淡淡一笑:“咱们之间,说这个就见外了。”
很快杨喆就找了机会,对太子提起此事:“韩兄是个实心眼,当初家里看中了林大姑娘有议亲之意,他就上心了,现在见林大姑娘待字闺中想要求娶,却遭到家里强烈反对。”
听杨喆提到林婵,太子有一瞬怔愣。
已经很久没听人提过林大姑娘了,此时回想, 他与林大姑娘的这桩亲事仿佛上辈子那么久远。
“林大姑娘病好了吗?”
“听说大好了。”
“那就好。”太子欣慰一笑,“林大姑娘是个好姑娘, 如果能与宝成结为连理, 是好事。”
“可惜他家里不答应。”
“因为与我退过亲?”太子不用多想就明白了症结所在,叹道,“说起来,在林大姑娘病重时退亲我总觉得过意不去,要是再因为我错失良缘,那我就更不安心了。”
与林大姑娘退亲他是生出过几分惋惜,但若非今日杨喆提起,这几个月来他连林大姑娘病情都没关注过,要是因为林大姑娘与他人谈婚论嫁就心生不爽,那他与那位兄长有什么区别呢?
想到这里,太子生出了撮合韩宝成与林大姑娘的念头。
要是那些府上都抱着尚书府韩家这种想法,导致林大姑娘一直无人敢求娶,岂不是总有人往他身上想。
这种情形,想想就让人不舒服。
太子很快有了主意:“这样吧,我让老师去问问韩尚书的意思,要是韩、林两家有意,就让老师当个保山。”
太子提到的老师原是王府长史司教授,名叫陈福礼,太子一直以来待之以师礼,以他的身份出面当保山无疑很有分量,也完全表明了太子的意思。
韩宝成从杨喆口中听到这个消息时,按捺不住激动:“太子真这么说?”
杨喆抽出被他紧拽的衣袖,失笑道:“这种事,太子还会诓你不成?”
“多谢杨兄!”韩宝成一揖到底。
“是太子仁厚,我没出什么力。”杨喆避开这一礼,提醒道,“韩兄最好先对令祖父通个气。”
“是,我这就去对祖父说,改日再请杨兄好好喝一顿。”
韩宝成辞别杨喆,匆匆跑了一趟陶然斋买了一只烧鸡,提着赶回尚书府。
正好是休沐日,这个时候韩尚书难得在家里。
“祖父,孙儿给您带了下酒菜。”韩宝成把油纸包好的烧鸡往桌上一放,笑呵呵道。
隐语者 小说
他是那种大眼浓眉的俊朗长相,笑起来很讨长辈喜欢,韩尚书看着笑容灿烂的大孙子不由弯了唇:“陶然斋的烧鸡吗?还是宝成知道疼祖父,来来,咱们祖孙喝两杯。”
祖孙二人吃着烧鸡喝起小酒,还加了一碟酥香的花生米。
韩宝成见差不多了,嘿嘿一笑:“祖父,太子想撮合孙儿与林大姑娘,您觉得怎么样?”
“噗——”韩尚书一口酒喷出来,瞪着孙子,“你说什么?”
“就是太子突然觉得孙儿与林大姑娘郎才女貌挺般配的,想撮合我们——”
“喝了几杯酒就说醉话,去去去,赶紧给我回屋去。”韩尚书一个字都不信,赶苍蝇般把孙子轰走了。
转日下衙,韩尚书就遇到了陈福礼。
“陈大人请我喝酒?”韩尚书虽觉意外,面上却半点不露,“那敢情好,我正愁没酒友。”
陈福礼官职虽不高,却是教导过太子的,自然不能得罪了。
等等,太子?
看着一脸笑意的陈福礼,韩尚书突然想到了孙子说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