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南風入我懷:

熱門都市小说 南風入我懷:討論-第七十四章閲讀

南風入我懷:
小說推薦南風入我懷:南风入我怀:
南风还不确定到底是谁散播了那些流言,但目的多少是知道了一些,不就是给自己找麻烦呗。
先来找麻烦的是夕月郡主。沈宝珠是个沉不住气的,流言传出来没两天就气势汹汹地来大理寺找南风麻烦。不过南风今时不同往日,已经是朝廷三品大员,且目前又很受德荣帝的信任。沈宝珠虽然不聪明,但不傻,胆子再大也不敢和德荣帝对着干。所以不过是摔了几个茶盏,放了几句狠话,倒也没干其他出格的事情。
再来就是永安侯府的老太君,也就是裴述的祖母。老太太不知是觉得南风没有资格登永安侯府的门,还是出于其他考虑,居然亲自登门。
南风当时正坐在小院里吃晚饭,听到有人扣门,端着碗跑出来开门,与气势汹汹满脸不耐的永安侯府老太君,就这么狭路相逢。
两人见面伊始,老太太就一直用一种很挑剔的目光扫视着南风,南风是见过大世面的,自不会被这种目光吓住,且顾着裴述的面子,对老太太也一直很客气。
大概是老太太被南风和气的假象蒙蔽了,一上来对南风就很不客气,说话很不好听,见南风并未反驳,言语便渐渐升级,甚至上升到侮辱人格地地步。
南风总算知道永安侯府这几年为什么越来越落成,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有这么一个目光短浅、刚愎自用、不给别人也不给自己留后路的当家人,家族不没落才怪呢。再看她带着的两个儿媳,应该是裴述的两个婶婶,对老太太唯唯诺诺,对南风却是尖酸刻薄,这永安侯府,如果不是裴述撑着,只怕早就完了。
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南风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将正口沫横飞,骂得性气的老太君吓了一跳:“你要干什么?”
南风笑嘻嘻地:“老太君和我说的话,我都听懂了,不过和裴大人的事,我说了不算,我去找个说了算的过来。”
旺 夫 農家 女
“谁说了算?你快去找他过来——”老太太年纪大了,有些反应不过来,一旁的裴述的婶婶却是反应快,连忙过来拦住南风:“这事,就不必让儒元知道了。”
“那可不行,没理由老太君骂了我半天,却不骂裴大人。祸是两个人闯的,要骂也是两个人一起挨骂。”南风拔脚就走,裴述的婶婶连忙上前阻拦,不过她一个妇道人家,如何拦得住有些功夫的南风,眼见南风就要走到门口了,裴老太君连忙喝住她:“你敢,你敢去找我孙子——”
青顏 小說
“老太君,我还真敢。”南风转过身来,看着老太君,唇角微微上扬,笑嘻嘻地说道:“我这就去将裴大人请过来,咱们当面说清楚,您放心,您一来我就找人去请裴大人了,他应该马上就到。”
裴老太君立刻慌了神,站起身,指着南风的手都在发抖,想要骂人,一旁裴述的婶婶连忙止住了她,在她耳边急切地说了几句,似是让她不要再激怒南风,免得事情一发不可收拾。
老太君听后有待不依,但一想到孙子马上要过来,这个孙子可不好惹,家里还要靠这个孙子支撑着,真惹恼了他,可没有好果子吃。
老太君恨恨地瞪了南风一样,一甩袖走了,裴述的一位婶婶连忙跟上去服侍,另一位婶婶陪着笑脸跟南风说了几句好话,这才匆匆走了。
南风有些恼火,好好的一顿饭,就这么被搅和了,搞得自己也没有什么胃口了。若不是看在裴述的面子上,还真是要给老太太一点颜色瞧瞧了,毕竟,论吵架,南风还从来没有输过。
好不容易打发了裴府老太君,第二天,苏行邑约南风下了衙去天然居吃烤全羊。
说实话,南风有些怕见苏行邑,自己去北祁的事情,自然瞒不过他,见了面估计要被他骂个半死。所以前几次苏行邑找来,她都找借口溜了,不过这次,溜的途中被苏行邑堵在了路口,不得已,只得跟着来了天然居。
南风在北祁待了十来天,每日三餐都以牛羊肉为主,现在已经到了对听到牛羊肉就要反胃的地步,所以对天然居的烤全羊实在没甚兴趣,若在从前,肯定提议去其他地方了,不过现在,她居然不敢。
跟着苏行邑来到天然居,坐定后便殷勤地端茶送水,并不时地观察苏行邑的脸色。
苏行邑的脸色不难看,甚至还带着浅浅的笑容,南风给他倒的茶,他也不排斥,端起来缓缓地喝着,不过南风却是越看越心惊。
南风是了解苏行邑的,他发顿脾气,把你骂一顿,这事就算过去了,他越是好脾气,越是隐忍,那等待着的必是狂风暴雨,南风之前因为不了解他的脾性,很吃了几次苦头。
南风早就学乖了,立刻承认错误:“苏大人,我错了,——”
南风知道接下来苏行邑肯定会不咸不淡地问:“哦?错哪了”,所以不待他问,便直接回答道:“我不该不告诉你一声就去北祁,让你担心,我错了。”
“哦。”苏行邑淡淡地:“你的意思是去北祁没错,错在没有告诉我。”
“北祁是一定要去的。”南风并不一味认错,就算自己认错,苏行邑也知道自己不是真心的,倒不如实话实说:“但我应该提前告诉你的,但一来时间紧急,二来当时初九敌我不明,我不能告诉你全部,倒不如不说的好,免得你替我担心。”
“你不说我就不担心了吗?”苏行邑眸中渐渐涌起怒气:“你难道不知道北祁和南越虽然近几年没有战事,民间也多有往来,但到底是敌对国家,你一三品官员,出现在北祁国都,若是被认定为细作,你就死定了。”
“我这不是安全回来了吗?连头发丝都没掉一根。”南风晃了晃脑袋,示意自己毫发无损。
“那是你运气好。”苏行邑忽然发现自己不想和夏南风置气了,那只会让自己更生气,他有些无奈地说道:“你不会每次都运气这么好,所以,拜托你,做之前多想想自己,命只有一条,丢了就没了,你舍得吗?”
“我知道了,我保证,下次一定认真考虑,绝对不再冒险了。”南风伸出手指做发誓状。
苏行邑对南风的保证不报什么希望,低低地叹了口气:“只希望你记得今天说过的话,不要凭着一时的孤勇冲动行事,三四而后行。”
“我知道啦。”南风知道苏行邑的脾气算是过去了,所以回答得特别响亮。
两人边吃边聊,很快,话题就转到了南风和裴述定亲的传言上,苏行邑问:“怎么回事,听说你和裴述定亲了?”
之前还是要定亲,没两天就变成已经定亲了,再后面是不是要生孩子了。南风苦着脸:“我倒是想,裴述不干。”
“这传言不是你散播的吧?”苏行邑突然问。
“你什么意思?”南风惊得几乎跳起来:“我干嘛要散播这样的流言?对我有什么好处?”
“不是就不是,这么激动干什么?”苏行邑斜睨了南风一眼:“你这么激动,我倒是疑心是你的干的了?目的么,自然是舆论造势,为你下一步嫁给裴述做准备。”
“你也太小瞧裴述了。”南风没好气:“他若能被舆论左右,早就娶了沈宝珠了。再说了,我哪里就沦落到要倒贴男人了,不至于,不至于。”
苏行邑仔细审视着南风,一时也猜不透她的话是真是假,最后决定不猜了,还不如直截了当告诉她自己的想法:“你如果想嫁裴述,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裴家老太君死都不会同意你嫁进裴家的。”
“她死都不同意,我也能嫁进去,她的意见不重要。”南风轻描淡写,裴家那个被宠坏了的老太太,战斗力根本不值一提。
“裴述并非良人,你应该也听说了他和沈明珠的事情,什么样的男人最嫁不得,就是裴述这种心里有其他女人的男人,更何况,沈明珠死了,他在裴述心中就永远是晴朗的明月,你永远赢不了她。”苏行邑知道自己的话有些残忍,但只有残忍,才会让夏南风清醒过来吧。
南风没有作声,她自己也不明白对于裴述到底是怎样的情感,一时和苏行邑也讲不明白。她的沉默激怒了苏行邑,让他有些激动:“如果你想嫁人,可以嫁给我,我父亲对我们的亲事乐见其成,他甚至让我尽快行动,免得夜场梦多——”话开了头,后面的话就好说了,苏行邑凝视着南风,一个字一个字,说得很认真:“南风,我是认真的。”
南风不是傻瓜,她甚至是敏感的,在苏行邑说的那些是是而非的玩笑中,南风不是没有察觉他的微妙的情感,但她却没有回应。她对苏行邑的情感,无关男女,无关风月,这也是她没有回应的原因。
南风避开了苏行邑灼热的视线,她不想拒绝得太难勘,因为她和苏行邑的关系虽然不是男女之情,却是生死之交,情谊深邃,她不想伤害他。
南风斟酌了良久,才缓缓说道:“我想嫁一个人,是因为,我想和他在一起。”
南风说得简单,但聪明如苏行邑,立刻明白了,眼中露出受伤之色,但很快掩饰住了,勉强笑了笑:“明白了。”
苏行邑还想说些什么,但终于什么也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