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古靈精怪的小花貓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藥香小農女 ptt-第五百九十章 新想法推薦

藥香小農女
小說推薦藥香小農女药香小农女
罗公子回头看了眼妹妹的尸体,看着小丫头扑在尸体上默默哭泣,心里回想起和妹妹的点点滴滴。
妹妹第一次喊他哥哥的场景,想起妹妹为了救他违心做卧底,明明有反悔的时候,可是为了怕他受到伤害而坚持到底。
想起妹妹流着泪说着对不起,她说对不起他,她说她不能看着自己做错事,她说无颜见父母。
妹妹说儿子不是自己的孩子,妹妹说她不敢说,妹妹眼神里的痛苦,妹妹………
闭了闭眼把心里的酸涩全部压在心底,再睁开眼的时候里面全是坚定“郡主,多谢郡主的手下留情,等我报完仇再回来请罪。”
上官明月也看到他眼神里坚定,知道他这是彻底想通了,既然这样就助他一把,从衣袖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药瓶。
“这里面的药足以治好你的隐疾,不为了别人,就为了你妹妹临终前眼里的遗憾,你也好好的活着。”
她是大夫,从第一眼就看出来他身上有问题,救他回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过脉,所以为了那个有遗憾的罗小姐做些事。
“多谢郡主”罗公子接过瓷瓶,通红的眼睛湿润了,昭华郡主不知道,这个瓷瓶不但燃起了他对生的希望,也让他松了口气,他终于有脸见爹娘了。
“小姐,去马车上休息一下吧!几位小姐正往这边看呢!”桔梗身上沾着鲜血也没来得及收拾,守在小姐身边保护。
“嗯,走吧!我也累了,快点到下一个地方,我们好好梳洗一下。”回头看见白嬷嬷已经在连翘的搀扶下下车,弟弟妹妹也朝这边看着,眼神里都是担忧。
有家人的担忧,她满足了,大步朝马车走了过去,见白嬷嬷眼睛通红,心里就是一暖,上前拉着她的手柔声安慰。
“嬷嬷,我没事,也没有受伤,就是有些太累了。”
五志 小說
“小姐,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先上车休息一下,等下到了有水源的地方再梳洗一下。”
白嬷嬷从腰间的水囊里把帕子打湿,仔细的帮小姐擦干手上的血迹,眼睛里都是心疼。
坐在马车上闭目休息,而上官明珠他们也不吵只是默默的看着,默默的守着他们的二姐。
大约一个时辰,被堵的道路很快被打通,卓远将军也已经安排好那些黑衣人,这才重新来到马车前,让连翘进去禀报。
“小姐,路已经通了,我们是不是要继续前行。”
上官明月揉了揉眉头,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那些黑衣人可安排好了”
“已经安排好了,白芷和紫苏已经回来了”这次是白嬷嬷含笑回话。
“小姐,书信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我们到了曲周县就安排下去。”白芷听到白嬷嬷提到自己,连忙开口说道。
“好,我们走吧!既然卓远将军已经露面了,那么就让他们护送我们到曲周县吧!”
说起卓远将军上官明月很是后怕,还好爹爹让卓远将军跟着过来了,要不然自己这次可能要麻烦了。
我的同桌消失了
虽然也有办法对付,但是肯定要费很大的力气,而且就算是能拿下这些人,也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这次再启程,因为卓远将军的护送,一路上再也没有出现任何问题,而卓远将军也没有在曲周县停留,把人送到后就直接离开,毕竟他们也有军务在身。
上官明月回到郡主府后足足在床上躺了两天,这天刚起床就被白嬷嬷发现。
“小姐,你还是再休息一下吧!你的脸色实在是太差了。”
“嬷嬷,我没事,已经休息的差不多了,很多事情也需要处理。”知道白嬷嬷是关心自己,可是有些事还真需要自己处理。
“小姐,你醒了,先梳洗一下,紫菀已经做好饭,洗漱完就可以用了。”连翘端着水盆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佩兰端着洗漱的用具。
“连翘,你还是多休息一下,毕竟头三个月还是很危险的。”看见连翘就想起她有孕的事,难免就多嘱咐一句。
“小姐放心,奴婢会照顾好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再说了,白芷他们也不让奴婢做重活。”
连翘放下手里的水盆,挽起衣袖亲自伺候小姐洗漱,对于小姐的关心连翘很是窝心。
当她神清气爽来到书房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着屋子里的人上官明月露出一个明媚的笑容。
“高大哥,付大哥,恭喜呀!恭喜你们抱得美人归。”
“郡主,我们能喜得佳人,还是多亏了郡主帮忙,我们也不说谢了,都记在心里。”高天宇拱手一礼,脸上露出一个真诚的笑容。
我 的 遊戲
“师妹,我知道你在里面出了不少力,要不是你,我和昕欣郡主也不能有今天。”付志宇也是很开心。
对于上官明月她很感激,要不是她的存在,他和昕欣郡主永远只能遥遥相望,也许一辈子只能记在心里。
骨龙的宝贝
“这是你们的缘分,好了不说这个了,说说看曲周县最近发生的事。”摆了摆手不让两人继续客气,说起了曲周县最近发生的事。
三人在书房里整整忙了两个时辰,这才各自散开,他们都有自己的事要做,而且很快要农忙了,他们要做的事实在是太多了。
“小姐,之前那四百多人每人十两银子,这一下子就去了四千六百八十两,这可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紫苏嘟着嘴很是不高兴。
“好了紫苏,钱财是身外之物,只要用对了地方就值得”上官明月好笑的摇摇头,知道紫苏这是心疼银子了。
“也是,不过小姐,我们手里的银子真的不多了,就算是徐阳那边源源不断的银子入账,也架不住那些开支呀!”
紫苏的眉头已经打成了结,小姐要用银子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不管他怎么精打细算银子就是不够使。
现在要农忙了,又要有一笔银子支出,想起这个她的头都疼了,不知道要从哪里挪出来,还想着要不要从徐阳那里再挪一些。
看着眉头已经打结的紫苏,上官明月的嘴角翘了翘,心里又有一个计划在脑海里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