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瓊崖浪子

都市异能小說 重生之乘風破浪討論-第98章 開會

重生之乘風破浪
小說推薦重生之乘風破浪重生之乘风破浪
听见陆涛跟吴依竹通电话说自己从早上到现在滴水未进,陈明过来关心道:“涛哥,我那边有面包喝方便面,我去给你弄点垫肚子先?”
“好吧!给我泡一包方便面就行。”
陆涛笑了笑,吩咐了一声,然后便朝仓库走去,准备在检查一遍冰库和别的设备。
吴依竹很快就买了菜过来,见他正在与陈辉谈事,便独自进入了厨房做饭菜,吴小新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玩。
“陈哥,记住,一定要保持每部电话的畅通,不要到时耽误事。”
吃了陈明泡的面,陆涛感觉肚子舒服了一些,检查一遍所有设备没什么大问题后,丢了一根烟给陈辉语气凝重的嘱咐。
陈辉点上香烟,认真的点了点头,答道:“放心吧!我一个亲戚在电信局的,几部座机都已经安排好,另外我还准备十多台小灵通与传呼机,保管到时不出差错。”
陆涛点了点头,也点上一根烟,心想,等这边市场彻底打开了,看下能不能想办法找人提前将外卖的软件给开发出来,如果不能也没事,反正自己从现在开始就布局,一旦进入了电商时代,自己就可以杀入电商界快速占领市场。
“陈明,你联系一下你的朋友,最好是洋镇那边的,找五个吧。”
见陈明走过来,他笑着吩咐了一句。
陈明点头答道:“知道了涛哥,这件事我尽量今天搞定,然后明天交他们一起过来开碰头会。”
“那我这边也尽量在今天将办公室的人员给找齐了,然后明天一起参加碰头会。”
一旁,陈辉也不甘示弱的表示,此刻,我们都憋着一股干劲,恨不得明天就开工然后大干一场。
“吃饭了!”
就在俩人各自转身去打电话联系人之时,吴依竹从陆涛的房间走出来,冲着大家喊了一声,然后便吩咐吴小新在院中摆上桌椅,自己转身进入厨房将饭菜端出来。
正在打电话的陈明,连忙挂断电话,走过去帮忙,陈辉也挂断电话走去自己的房间,然后拿出两瓶笑嘻嘻的看着陆涛说道:“陆涛,给你尝尝用海马泡的酒,保管你喝了以后,夜夜当新郎。”
“去你的!陈哥你可以正经一点嘛?”
陆涛笑骂了一句,双眼放光的看着陈辉手中的那两瓶用海马泡的酒,不由自主的咽了咽口水,这酒可是好东西呀,前世他倒是经常喝,但重生回来后却是一直都没喝过,此刻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那久违的味道。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夫妇了哦?~和年下青梅竹马的甜蜜初夜~
晚饭期间,大家都喝的很尽兴,直到八点钟这才结束,一轮明月高高升起,陈明和陈辉都各自去打电话继续找人,吴依竹和吴小新收拾着碗筷,陆涛因为有些累,就先进屋洗澡。
一夜无话,清晨,太阳高悬于空,吴依竹买了早餐,叫吴小新分别给陈明和陈辉送去,自己进入房间趴在床前轻轻的摇晃了一下陆涛,轻声叫道:“小涛,起床吃早餐了。”
“啊!”
她话音刚落,就被一直大手抱到床上,顿时便吓得尖叫了一声,然后就感觉浑身发软,俏脸滚烫身子无力的躺在陆涛怀里一动不动。
“起来吃早餐了。”
十多分钟后,吴依竹温柔的抚摸着陆涛的脸颊,轻轻的叫了一声。
“嗯!”
陆涛睁开眼,轻了一下吴依竹的额头,然后将她慢慢抱起坐在床边,自己也起身到卫生间去洗漱。
“咚咚咚!”
这时,大门传来一阵敲门声,吴依竹深呼了一口气,缓解了一下心情,然后走过去开门,就见吴小新和陈明还有陈辉都站在门口。
“姐!涛哥起来了嘛?”
见到吴依竹开门,吴小新伸头看看屋里,然后笑嘻嘻的询问。
见他这模样,想起刚才自己被陆涛抱起,吴依竹顿时俏脸又变得红润,轻轻点了一下头,然后便转身走进了卧室帮忙整理床上的被褥。
“来啦?”
刚洗完漱,就见三人走进客厅,陆涛笑着打了声招呼,然后便坐下打开吴依竹买的早餐问道:“你们吃了嘛?”
“我们都吃过了!”
陈辉答应了一声,然后看了看陆涛说道:“陆涛,现在办公室人员这边,我叫了几个亲戚过来帮忙,等会他们就过来。”
“洋镇那边我也通过朋友,找了五个业务员,马镇这里找了一个没加上之前的五个,现在是十一个业务员,他们也等会就过来。”
“嗯!很好,你们去将会议室布置一下吧,顺便去买些水果之类的回来,等会咱们开碰头会之时,好好和大家聊聊。”
陆涛边吃着粽子还有吴依竹买的豆浆,边看着俩人点了点头吩咐道。
“好。”
俩人应了一声,起身离开了客厅,吴小新看着陆涛问道:“涛哥,我能做点什么?”
“你去帮忙布置会议室吧。”
“好!”
领到任务,吴小新高兴的跑了出去,见三人都离开,吴依竹这才从卧室中走出来,帮忙收拾桌上的粽叶。
早上八点半,所有人陆陆续续的聚集在院中,然后被陈明和陈辉安排进入会议室中,分别坐在长桌两排。
这时,陆涛也从外面走了进来,扫了一眼会议室中所有人,便往自己的位置走去,边微笑的打招呼道:“大家好呀!”
“陆总好!”
他话音刚落,顿时会议室中所有人便一起回答了一声,一时不妨,立马被吓了一跳,知道这肯定是陈辉与陈明有意安排好的,不由暗暗苦笑,走到主位上坐下。
“陆总,这边是业务员,总十一人。”
陈明今天的称呼很是正式,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叫涛哥,而是改成了陆总,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这边的人数,坐对面的陈辉接话说道:“办公室人员人数总九名,现在也全部到齐。”
“大家好!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陆涛,以后你们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或者喊小陆都行,但是千万别跟陈明这混蛋喊我陆总。”
“哈哈哈……”
一阵轻松有意思的自我介绍,很快便将会议室的气氛变得不在那么严肃,大家也都纷纷传来一声轻笑。
“陈哥,你先将办公室的工作跟你这边的人将一下。”
见气氛不在那么严肃,陆涛看着坐在左边的陈辉,笑着吩咐了一声。
陈辉点了点头,轻咳一声,然后便将办公室的工作跟与自己坐一排的九人简单的说了一遍,然后便到陈明,也跟与自己坐一排的十一人,讲了一遍关于业务员负责的工作。
俩人都分别讲完后,陆涛示意陈明将烟发下去,然后自己点上一根烟,看了一眼大家沉声说道:“现在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工作了,那接下来业务员这边等陈明分配好各自的管辖后就开始正式的跑业务了,办公室这边从明天开始正式来上班。”
定下了调子,他看向坐在左边的陈辉说道:“陈哥,你今天就要开始联系货源,争取明天早上之前,货源能进入仓库,还要注意保鲜,一旦发觉货源又什么问题,立马处理,咱们不能将坏的东西拿出去卖。”
“好,我中午就去落实。”
陈辉拿出电话本和笔将陆涛的话一一都记下,然后点头应了一声。
陆涛又看向坐在右边的陈明,想了想说道:“散会后你就给手下的那些业务员安排好管辖地区,吩咐下去,所有业务员要做到送货快,服务好,如果途中货物因个人原因坏掉,那就按单扣除奖金,如果被投诉,一经查实,也要扣工资,当然,有罚就有奖,每个月选出业务最佳之人,奖励一个月的工资。”
陈明与十一名业务员刚开始听见处罚规则之时,纷纷都变得提心吊胆,然后又听见奖励规则后,这才暗暗松了一口气,立马都变得干劲十足,恨不得陈明现在就分配管辖,大家都赶紧去跑业务。
“好!我明白了,散会后我就安排。”
陈明小学都没有毕业,老师教的那几个字全部都还了回去,所以没有像陈辉一样拿着本子记下陆涛的话,只是牢记在了心里。
碰头会议一直开到中午十一点这才结束,然后陆涛吩咐陈明带领着大家到马镇最好的饭店吃午饭。
邪帝强势宠:霸上毒医小狂后 今是
吃完午饭后,陈明与陈辉都开始各自忙了起来,第二天,大家开始正式上班,所有业务员来打卡后,便去跑业务,办公室人员就负责收着电话还有管理仓库。
不过第一天效果不佳,马镇这边就送了不到十单,而洋镇那边确实一单都没有,这让陈明与陈辉俩人有些泄气,但见陆涛并没有着急,所以俩人这才微微有些安心。
陆涛当然能看出俩人对第一天的结果都有些灰心,不过万事开头难,不管什么事都要慢慢来,所以他并不着急。
夜晚,明月高悬于空,微风轻拂,见俩人坐在院中抽烟,陆涛刚洗完澡光着膀子便走了过去,看着俩人笑道:“怎么了?干嘛都闷闷不乐的?”
“陆涛,如果明天还是只出十来个单,那咱们该怎么办?”
陈辉丢了一根烟给陆涛,神情有些低沉的问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乘風破浪-第96章 拉關係 求收藏求月票鑒賞

重生之乘風破浪
小說推薦重生之乘風破浪重生之乘风破浪
看着杨洋将韩燕搂在怀里,神情温柔而又心疼的样子,陆涛摇了摇头,尽管肚子还很饿,但是已经没有了心情在继续吃面,将账结了后,没有说什么话,便径直走出了小吃店。
他心中知道,刚才自己所说的话,全部都白费了,不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杨洋这货是不会回头的。
离开小街,很快就回到了宿舍,拿着万能充电机给手机电池冲上电,然后便于王志等人一起玩扑克到下午四点半。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将电池装上开机,然后给孙立国的电话拨打过去,电话很快便接通,他语气客气的说道:“新年好呀孙老!”
尽管此刻已经过了正月十五元宵节,有些地方算是过完了年,但在琼崖岛,只要是没过完正月年就还不算过完。
陆涛的意图很明显,就是想要给孙立国拜个晚年,因为如果是在元宵节之前去拜年了,作为学生呢就有些不太合适,给人一种拉关系套近乎的感觉,加上他这次是去送礼,所以在细节方面要注意一点,不能让人反感,注意的话,适得其反效果就不好了。
“是陆涛呀?新年好!”
见是陆涛打来的电话,孙立国显然有些感到意外,虽然他很欣赏这位学生,而却这位学生也还帮助过自己,但是春节时不是已经打来电话拜过年了嘛,怎么这个时候又打来电话拜年,这其中肯定有事。
一时间,孙立国脑海中闪过了无数念头,立马也变得警惕了起来,上次他虽说帮了陆涛一个忙,但那件事本身就是校方处理不妥当,所以他才顺水推舟卖个人情,这次他就有点担心对方又要开口叫自己帮什么忙了,毕竟处再他这个位置,这种事见的太多了,也被他严厉的拒绝太多了,所以此刻语气有些不太热情。
听见孙立国用一种很正式的语气打招呼,陆涛立马便明白了其中之意,心想,好在自己比较注意关系方面的细节,不然元宵节前贸然就去拜年,那百分百就会让你误会成是去拉关系的拉。
想到这里,他笑了笑说道:“孙老,最近有没有去黄花梨古玩市场逛逛呀?”
见他开始套近乎,孙立国表情立马变得严肃起来,心中断定,他肯定是有事要来找自己,语气不冷不热的答道:“最近身体不太好,很少出去,别人要上门拜年都被我拒绝了,就更别说去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逛了。”
这话明显是在堵住所有的路,不给陆涛开口前来拜年或者是有事相求,这样一来,大家面上不至于弄的很难看。
陆涛怎么会听不出其中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在意,依旧笑着的说道:“上周我去了一趟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开了快黄花梨原木,本来想让孙老帮我看看是不是本地黄花梨原木,竟然孙老身体不舒服,那就算了,等下次有机会在说吧。”
这招以进为退,先是表明自己此刻的立场,并不是找你帮忙办事,而是想向你请教,果然引起了孙立国的兴起,不过他还是有些警惕,生怕这是借口,到时见了自己的面又是另一种结果。
想到这里,他试探的问道:“是什么样的一块黄花梨原木,有什么特征嘛?上周你去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怎么也不叫上我一起呀?”
其实这也不能怪他多虑,因为这些年想找她办事之人,每次都是会找各种借口,施展各种手段,然后一见,那结果就变了,所以为了避免这种烦人的事发生,他立下了规则,春节期间除了亲戚与老友外,别人上门来拜年都不接待。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要叫上您一起去了,但是大春节的,如果我叫上您,别人还不得说我溜须拍马呀,所以这才没敢去打扰您。”
陆涛并没有说出黄花梨原木的特征,而是声音变得憨憨的,直接给孙立国丢去了一颗安心丸,彻底打消这老头心中的顾虑。
果然,孙立国听到这话后,先是一愣,然后又是暗自苦笑着摇了摇头,心想,自己这是越老越糊涂,竟然会怀疑一个刚上大学的少年会跟自己耍心眼,这也太扯淡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觉得自己有些小人之腹度君子之心了,老脸顿时涌现出羞愧,沉声说道:“陆涛呀,你这孩子跟我还是太见外了,难道春节期间就不能来找我了嘛?只要身正就不怕影子斜,你现在就过来我家,我等你。”
虽然心中有些愧疚,但身为长辈,他不可能拉下脸了承认自己刚才是以小人之幅度君子之心了,所以语气便故意不高兴的批评了两句,但实则是自己在给自己台阶下。
陆涛听见这话,不由在心中暗暗腹诽,真是官子两个口呀,怎么说都是你对,不过心中在腹诽,但他还是估计不好意思的说道:“孙老,您身体不适,我怎么好意思过去打扰您呢。改天吧,等改天您身体好了,我在向您好好请教。”
“没事!我这身体是老病了不碍事的,你现在就过来吧,今晚顺便留在家里吃饭,我将地址告诉你。”
见他在推辞,孙立国就更加确定他不是有事求自己办,语气立马变得更热情起来,同时心中也很,满意他这憨厚的性格。
陆涛张角上扬,露出了个得意的笑,不过他还是故意腼腆的说道:“孙老,那我就去打扰了。”
“过来吧,记得什么东西都别带,只带上你说的那块黄花梨原木就行。”
孙立国爽快的大笑了一声,还不忘嘱咐别买礼物,然后俩人又聊了几句,挂断电话后,陆涛换了件衣服,便离开宿舍,然后按地位往附近海大教师所住的小区走去。
二十分钟后,他被孙立国家的保姆从保安处领到了一栋八九十年代的小洋楼前,穿过小院进入前厅最后来到天井,正坐在一张靠椅上的孙立国,见他到来,立马坐直了身子微笑的招手让他过去。
“孙老好!”
走到近前,他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微微躬身打了个招呼。
孙立国微笑的打量了一会陆涛,对他故作的憨厚的表情很是满意,点了点头指着一旁的桌子说道:“坐吧!来我这里就别那么拘束了。”
夏宇星辰 小说
陆涛依旧故作一副憨厚的表情,微微一笑,坐了下来,挺直身子双手放在膝盖,一副随时听教的模样。
“来喝茶!”
孙立国此刻完全被陆涛的表象给骗了,越看是越满意,微笑的亲自倒了杯茶,然后眼神闪过一道精光问道:“你说的那块黄花梨原木呢?快拿出来给我看看。”
農 女
陆涛微微一笑,心想,这老爷子对黄花梨古玩与原木这块,还真是喜欢,刚进门都还没来得及客气两句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了。
想到这里,他没有犹豫,直接从挎包中拿出一个盒子递过去笑道:“还请孙老赐教!”
这话说的,让孙立国很是满意,笑意十足的接过盒子打开,随之双眼一亮,表情震撼的惊呼道:“这是满天星花纹!”
拿过一旁的老花眼镜戴上,小心翼翼的从盒子中取出黄花梨原木仔仔细细的看了十多分钟,这才去爱将看向陆涛,表情严肃的说道:“这是块本地小叶的黄花梨原木,陆涛,你小子手上肯定不止这一块吧?”
“真是瞒不住孙老呀,上个星期我开了一块黄花梨,的确手上不止一块。”
陆涛故作憨厚的挠了挠头,看向孙立国点了点头,简单的解释了一遍,但他并没有说自己已经卖掉了那几块黄花梨原木,现在就只剩这一块。
“老孙,家里来客人啦?”
这时,前厅中走来一名头发花白的老妇和一名二十出头的女子,陆涛立马就知道,这时孙立国的老伴和孙女,连忙起身恭恭敬敬的喊道:“王教授您好,孙医生您好!”
孙立国的老伴姓王,是海城医科大的教授,孙女叫孙艳也是医科大毕业的,现在在海城三甲医院当外科医生,这些去年他早就调查清楚了。
“你是?”
孙艳只是对陆涛点了点头,然后便走进了主客厅往楼上而去,王教授见他知道自己,表情有些差异的问道。
一旁,孙立国笑而不语,对于他知道自己家里状况的事,并没有感到很惊讶,因为这些又不是什么保密的信息,只要随便一打听就会知道。
“王教授,我是海大的学生。”
腹黑小萌妃:皇叔,吃上癮 公子相思
陆涛并没有解释太多,故作憨厚的挠了挠头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的身份。
如來 神 掌 單車
“哦!”
王教授表情释然,点了点头,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因为海大的学生能知道自己也不奇怪,毕竟丈夫就是海大的副校长。
“老王,这是陆涛,就是我曾跟你说过在黄花梨古玩交易市场遇见的那位小友,”
孙立国看着自己的老伴,笑嘻嘻的指着一旁的陆涛介绍道。
突然成仙了怎麼辦 小說
闻言,王教授不由仔细的打量了一眼陆涛,显然她是经常听丈夫提起这未蒙面过的少年,所以心中大感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