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紛繁人世,於我唯你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紛繁人世,於我唯你》-第二十九章 他們這麼激動地看她讀書

紛繁人世,於我唯你
小說推薦紛繁人世,於我唯你纷繁人世,于我唯你
容远好像看见她了……他起来了……朝她走来……
周子寒眼神闪烁了两下,待会儿不论他说什么,都要淡定,高冷地保持距离,毕竟她和顾青裴的关系,然后他和顾青裴的关系……唉,委实要不得!哪怕是心里的都不行!她周子寒就是这么正直。
哪怕以后她和顾青裴分手了,她和容远之间,都必须干干净净。
然而,现实是……自作多情。
容远温润含笑,从她身旁穿过。压根看也没看她一眼!
“阿远,让你久等了……”一道曼柔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从声音里就能感受到,那是一种春风化雨的温柔。
容远好像与女人很熟悉,说话的语气很亲近,轻笑:“走吧。”
金成
还好没有人看见,周子寒脸上大写的窘字。自顾尴尬的笑了笑。
她就说是她想多了!容远怎么可能喜欢自己呢?还是在五年前的时候,就对她有意思……放心了,放心了。人家或许都不认识自己了。
如此甚好!
周子寒踩着晶光闪闪的高跟鞋,脚步轻快地远去。
婚礼开始。
“新郎,你是否愿意娶冯茹小姐为妻,尊重她,爱护她……不论顺境或逆境,你都愿意照顾她直到永远,你愿意吗?”
恋爱要在上妆前
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周子霖的眼神瞟向台下某个位置,迅速缩回来。“……我愿意。”
“新娘,你是否愿意嫁给周子霖先生……你愿意吗?”
“愿意。”
盛大的场景中,周子霖和冯茹站在礼堂最显眼的位置,完成神圣的婚姻仪式。
貌似只有小孩子才会认为,结婚是为了幸福。可,谁曾经,不是小孩子呢?
一双天使般可爱的花童举着钻戒上场,周子霖弯下腰取出一枚闪耀的钻戒,慢吞吞地戴在冯茹的无名指上。冯茹同样取下一枚男戒,为他戴上,面上笑意甜蜜,然而眼底一片冰凉。
冯茹觉得,他若是个男人,要么痛痛快快网络地结婚,要么干脆悔婚。但是周子霖犹犹豫豫,特么的!根本不像个男人!
她也没想过,她冯茹有一天会忍气吞声地嫁给一个窝囊废!
戒中山河 90後村長
周子寒挺直地杵在一旁,全程尽到一个伴娘该做的——烘托新娘。做花瓶,她很熟练好不好?
亲属席间,周皓山、简雅、严馥玲等人的目光除了看正中间的新人,还不时射向角落,只不过看向新娘新郎的时候,眼神是柔和慈蔼的,而看向周子寒时,瞬间转变为两束激光!这个混账!
但是,他们这么激动地看她,她就要回应吗?
周子寒像是失去记忆了一样,完全不熟地扫了他们一眼,就懒得再给眼神了。
仪态端庄地做一枚微笑花瓶。
两位父亲相继上台发表感言,先是各自感慨,一个感慨养猪的历程,一个表述养白菜的不容易,最后一致祝福两位新人生活和谐美满……下台,养猪的那位扭头深看了一眼角落,最后和养白菜的回到座位。
距离礼台二十多米远的那端,一袭淡白色仙裙的美人拿着麦克风,一边唱,缓步向新人。周子霖望向那人,眼神里透着迷离和哀伤。
压轴节目开始了。
周子寒发现,周静瑶有一个根性习惯,那就是抓住机会就喜欢表现自己,没有机会创造机会也要表现自己。
好几次,都想问,她不累吗?别人对她的价值,就只有利用?
二十四年前,一对农民夫妇生下第五个孩子,女儿还是早产,医院说要住进保温箱,夫妻俩个无能为力之下,弃养了。一周后被领养。在周家,从小到大周静瑶得到的是爱护,周子寒得到的是暴揍,甚至一度,让人怀疑谁才是亲生的?但是,世界投以爱和温暖给她,却依旧没能改变她对这个世界残忍的偏见。
对于周静瑶来说,踩着别人往上爬已经是刻在骨子里的习惯……
得到,不仅没有令她学会感恩,反而是轻视和贪婪。
周子寒默默地看着三人的互动,周静瑶拥抱了一下冯茹,拥抱了一下……她哥。哽咽道:“真心祝愿你们幸福。答应我好吗?哥。”
周子霖脸色苍白,唇畔微微颤动,艰难地说出一个字:“好。”
周子寒闭住眼睛,内心活动是:简直没眼看……
冯茹不动声色,淡笑:有我在,一定会让你不幸的。
接下来就到扔捧花的环节。
在场所有未婚的女性,娇羞地等待这一刻。周子寒像是在角落里,站久了,生根发芽了。
将要扔的那一刻,一身华丽婚纱的冯茹,抡起来,准备后抛……但是没有朝后,而是丢向了一脸没有防备的某傻寒。
看见半空中的一个模糊物体飞来,周子寒的嘴巴张成了o形。救命她不想结婚啊!
悲催……手还是不听使唤地接住了!
在一片掌声中,周子寒心里默念:不信邪不信邪……
前脚顾青裴提领证,后脚接捧花,预计自己最近要做噩梦。
她不知道,某一处办公大楼的高端老总办公室内,长长的办公桌上,有两台笔记本,其中一本正在播放婚礼的视频,有的画面甚至连新娘新郎都没有,那主角……自然是傻寒。
顾青裴的红唇慢慢绽开一抹笑靥:天意!
……
婚礼一结束,周子寒准备把冯茹送的水晶鞋换下来,然后回家。
在七八辆安保车的护送下,新娘与新郎乘豪华的婚车前往新居,余下的人自然该散场的散场。
返身时,周子寒的前后左右悄然围了几个保镖上来,而且他们还是来自两伙人,两个是周皓山的人,两个是严馥玲的人。要说这对旧夫妻在什么事上有默契,那必然是揍周子寒的时候。
三个孩子,儿子没怎么打过,周静瑶更是狠话都没说过,唯独周子寒是个例外。也算她倒霉。
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商量的?最终,周子寒被押送回周皓山家了。
海景别墅,风景很独特,很大,很雅致,很温馨。
简雅依旧美得像一幅倾国倾城的画,总之,美到了骨子里。
明 正德 皇帝
“小寒,我去切点你喜欢的水果过来,你先和爸爸两个人聊聊天。”说话的时候,简雅的手自然地搭在老周的肩上。
说完,倩影离开书房。
不同于五年前,五年后再看待他们的感情,周子寒内心一片安宁。甚至希望他们一直幸福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