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軍事小說

引人入胜的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ptt-543 黃金白銀遍地是 武裝奪取現金流讀書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水运的速度还是相当快的,特别是这黄河之水是流向渤海,顺江而下的速度就更快了。
孔捷与约翰畅快的相谈之中,商船已经到了中条山一带。
隐约间甚至还能听到中条山上传来的炮声。
只是远远地望见渡口的时候,却发现那里驻扎的已经是穿着日军军服的部队。
约翰有些感慨:“之前走河运过来的时候,这里还是你们中国人驻守的区域, 眼下却已经沦落到日军的手上了,这些中国军队的溃败之快,实在是令人吃惊。”
我不存在的男友
对此孔捷能说些什么呢?只得在心底苦叹。
跟在身边的叶民等一众伪装成商人的突击队队员们,望着已经占领了渡口的日军,无不在心底大骂国军无能。
时间推移,商船逐渐接近渡口, 渡口处已经被日军的船只封锁。
队员们的神色稍稍紧张起来。
约翰扭头嘱托道:“徐,你们就待在船上, 我去与日军交涉,放心,一定没有问题的。”
接着,被阻拦的商船被迫抛锚,约翰带着几名商人从跳板上下了船。
双方碰面,开始交涉。
具体说什么孔捷也听不清楚,只能隐隐约约地听见约翰骂骂咧咧的几句英文。
最后,约翰愤怒地扭过头,指着船上的美国国旗,似乎在说:
小鬼子,看清楚了,那是美国国旗,这是美国商船,老子是美国人!
叶民在一旁羡慕道:“老板,什么时候咱们也能像这约翰一样, 在鬼子面前骂骂咧咧的, 小鬼子还不敢拿他怎么样, 这种感觉一定很爽吧?”
孔捷笑骂道:“出息!”
说着又有些感叹,“弱国无外交啊!当你的祖国足够强大的时候, 哪怕是最底层的民众,在外面也能挺直了腰杆子。”
叶民道:“老板,这不正是我们浴血奋战的原因嘛!”
孔捷一怔,随即笑了起来,“说得好。”
两人说话的工夫,约翰似乎和日本人谈妥了,接着又骂骂咧咧地返回了船上。
“Fuck ——”
叶民疑惑:“老板,约翰在说啥呢?来来回回嘴里就那一个词。”
孔捷道:“骂娘呢!”
叶民乐道:“原来美国老也会骂娘的,法克,嘿嘿,这词儿还挺有意思。”
上船之后,约翰下令让商船继续出发,日本人那边也爽快的放开了口子,让商船离开。
“约翰,到底什么情况?”与约翰碰面的孔捷问道。
约翰愤怒地大骂道:“这群小日本趁火打劫,我的商船多次从此通行,还是第一次需要上缴所谓的通关税的, 这群混蛋,混蛋——”
孔捷了然, 难怪先前看到约翰身边的商人拿了一只箱子交给日军, 看来就是所谓的通关税了,数目应该不少,否则约翰不会肉疼的大骂。
船两边的小鬼子们,看着美国商船逐渐走远,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神色。
颇有些小人得志的意思。
似乎在说,强大如美国又如何?照样得夹着尾巴做人,这是属于他大日本帝国的胜利。
孔捷则是在心底暗笑,笑吧,继续笑吧,小鬼子们,很快你们就知道此次放行这艘商船,会是多么愚蠢的决定了。
……
从中条山区域的黄河流域走过之后,又用了大半日的十天,商船行进到与运河的交汇口,接着顺着运河一路向津租界而去。
商船沿途也遇到一些日军的阻拦,只是很快便被美国商船的身份庇护了过去。
前后用时两天多时间,于第三日的上午十点左右商船抵达。
租界这地方,孔捷也是第一次来。
相对于阳泉、寿阳等县城来说,租界这里自然是繁华的多。
各国交融的文化,各式风格的建筑,川流不息的马路与灯红酒绿的街道。
当然,这种繁荣在孔捷看来是病态的繁荣,即便是繁荣,也是属于侵略者的繁荣,属于西方鬼子们的繁荣。
没见那高楼建筑之下,也有露宿街头的乞丐,没看到那灯红酒绿之中,亦有被欺压驱赶的难民。
而这些受苦者、受难者、被剥削欺压者,大多都一个共同的身份——中国人。
“这是他国侵略我们中国的产物,使我们祖国受辱的铁证,在这里的繁荣不应该让我们感到震撼和向往,更多的应该是屈辱和愤怒。”
私下里与突击队员们交流的时候,孔捷这样说的。
队员们无不紧攥着拳头,将孔捷的这番话牢记心底。
到了地方之后,作为本地向导的约翰,十分热情又豪爽地在美租界为孔捷一行安排了旅社。
孔捷便带着队员们暂时在旅馆住了下来,同时加强对四周的警戒,并立刻展开情报的暗中搜集,随时提防有意外情况发生。
当天傍晚,孔捷秘密将队员们聚集在房间里进行任务安排。
“木头,这是旅部给的地址与接头人,明日你按照地址找到日用品店的周老板进行交接,联系上地下党同志之后,确认情报信息,探查清楚咱们需要护送的教授和华侨代表们目前在什么地方,具体情况如何,商议好具体的交接与护送方桉。”
孔捷将一张纸条递向木头。
木头遇事灵活,脑子机灵,最适合执行此项任务。
“是!”木头应道,他接过纸条,将纸条上的内容记在心底之后,直接将纸条丢进嘴巴里嚼了嚼,咽下肚子。
接着,孔捷将自己与约翰所谈的军火生意的事情,和队员们说了一些。
叶民最了解孔捷的心意,猜测道:“团长,这美国老想拿军火换黄金白银,但是咱们手头可没有这些玩意儿,您该不是想打这里银行的主意吧?”
孔捷笑骂道:“就你小子的脑子转得快。”
“不是吧,真来?”叶民傻眼。
一旁的木头笑道:“副队,我倒是觉得团长说的对,咱们好不容易来一趟,总不能白来,当初阳泉、寿阳那些小县城的银行里都抢到那么多的钱币,这里是什么地方?这可是租界区域,基本上可以说是咱们中华大地上目前最繁荣的地界,要是能把这里的银行给他武装夺取一遍,收获绝对惊人。”
曹正道:“就是,咱们当初武装夺取敌占区现金流与物资流的训练可不能白瞎了,都有好一段时间没出手了。”
叶民算是看明白大家的心意了,骂道:“你们这一个个的,抢劫还抢上瘾了?”
木头道:“掐分掐秒的行动,惊险刺激的过程,大把大把的收获,副队,这搁谁谁不上瘾呢?再说了,抢小鬼子,不抢白不抢,过了这村儿可就没这地儿了。”
大家的目光汇聚在孔捷身上,叶民道“得,团长,您就下命令吧!”
孔捷沉思了片刻,说道:“同志们,这次咱们武装夺取津地各处银行的现金流,这是势在必得。”
“第一,我们从山西一路过来,跨越了五六百里公里的路程,当初咱们在阳泉附近武装截取鬼子现金流的小打小闹的消息,自然不可能传过来,这正是咱们出手的好机会。”
“第二,我们想要完成此次的任务,把教授和代表们顺利护送离开,最好还得转移鬼子的视线,怎么转移他们的视线呢?还有什么比截取他们的银行更好的法子吗?”
“最好让这里乱成一锅粥,鬼子的视线就会被分散,又怎么会想到我们会趁机转移人员呢?”
“第三,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美国老儿手上有咱们想要的军火,可人家要黄金白银,咱们上哪儿偷去?最好的办法就是找鬼子的银行借点儿。”
“反正咱们人少,就算是武装夺取成功,缴获的大量的钱币,黄金白银咱也带不走,还容易暴露,不如用在实际上,就把这租界洋人开的各家工厂给他收购下来,至少也得打通生意路子。”
叶民笑道:“团长,听您这么一说,这次武装夺取银行的行动,咱们还非干不可了!”
孔捷道:“干是肯定要干的,但大家绝不能掉以轻心,要知道这里不同于阳泉那样的县城,各银行的防御措施只会更加的周密。”
“不止会有军队把守,银行里的保险柜还有金库的保险更是很难突破。”
“那玩意儿可不是人力就能打开的,炸弹的话动静太大,又难以把控用量,估计还得用上切割机,这些都需要提前做足准备。”
白彌撒 小說
“总之此次武装夺取银行现金流的行动,必须严格计划,按步进行,从行动前的具体勘察、踩点,到制定一系列的行动方桉,以及撤离方桉和后续应备方桉,一项也不能落下。”
“要保证要么不出手,要出手就要干脆利落,让鬼子完全来不及回神。”
“是——”队员们低声应道。
孔捷想了想,又交代道:“哦,对了,听说在这里,军统与日本人斗得挺厉害的,这样,老规矩,这次武装夺取银行现金流的时候,故意露出些破绽,让鬼子把矛头放到军统的头上去。”
队员们默契的点了点头,无不在心底暗笑,团长又准备坑人了。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笔趣-542 津租界之行 拓展的軍火渠道

亮劍之老子是孔捷
小說推薦亮劍之老子是孔捷亮剑之老子是孔捷
……通往津租界的一条商船顺江而下。
从山西境内想要抵达津租界,除去空运之外,走黄河水路是最为便捷的,更能避开中间日军的层层把控,避开中日双方的战火波及。
这商船很大,上有两层木楼,船上一共插着四顶迎风而展的国旗。
十三道红、白相间的宽条组成, 旗面左上角为蓝色长方形,其中分九排横列着五十颗白色五角星。
用那位美国商人还算流利的中国话说:“我爱我的祖国,爱我的祖国的强大,我的祖国也深爱着我,Oh my god,你乞求上帝,可上帝也救不了你, 子弹会把你贯穿,炮火会把你撕碎。”
天地飛揚 小說
医品庶女代嫁妃 昔我往矣
“但我的祖国可以,当我把祖国的国旗插在商船四周,战火会离我们而去,即便是最凶残的日军也会敬而远之,这就是我的强大的祖国。”
“徐先生,我很庆幸我是一个美国人,特别是处在你们国家的战火之中,我感到尤为庆幸。”
徐子杰笑了笑。
准确的说是孔捷,徐子杰是为了隐蔽身份所用的化名。
“约翰,不管你相不相信,但我坚信,总有一天,我的祖国也会这般强大。”
“哪怕她此刻正在遭受侵略?”
“是的!”孔捷道。
“哪怕你们已经丧失了半壁江山?”
“是的!”孔捷道。
“好吧,徐先生, 我相信, 中国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或许她会再创造出奇迹。”
“是一定会, 这不是奇迹,而是必然!”孔捷断然道。
约翰笑道:“即便是徐老板你这样的商人,也在担心着国家的命运吗?”
孔捷道:“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商人也不例外。”
“好吧,你赢了!”约翰摊了摊手。
……
一天前,徐轻年找到了自己的父亲徐奉公,转达了孔捷所托。
徐奉公当即暗中运作,找到了那名与其有过多次愉快合作的日本商人,又通过那日本商人找到了美租界的商人约翰。
约翰得到的信息是,老朋友介绍了一位大商人给他。
于是,约翰和孔捷就顺利地在私底下见面了。
“约翰·木森普·迪恩”约翰开口,说的是汉语。
韩烽笑道:“这么长的名字我可记不住,我们中国人为了表示亲近,会直接叫名,我还是叫你约翰吧!”
让约翰惊讶又惊喜的是,孔捷说的竟是英语。
“天呢,徐先生, 你会讲英文?”
孔捷自然不会告诉约翰,自己在上学那会儿,小学、中学、高中, 学了十来年的英语,第一次派上用场竟是在眼下!
“约翰,我想这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正如你也会说汉语一样。”
孔捷不以为然的笑了笑,“但是相比于一个只会说英语的美国人,我更喜欢还会说汉语的约翰。”
约翰愉悦道:“徐先生说的实在太好了,相比于一个只会说汉语的中国人,我更喜欢会说英文的徐先生。”
商人逐利。
初次的会面,第一印象同样很重要。
孔捷利用自己会说英语的技能,迅速地拉近了与约翰之间的关系。
两人相谈甚欢,双方迅速达成意见,表示将在日后的多项生意上进行大力合作。
之后,孔捷表示想要去津租界看看,或许可以与美国商人在租界内的工厂进行合作。
打通从津租界售往内地的销售通道。
美商所开的工厂,生产的各类生活产品,无论是在国统区还是在日占区,都是有相当大的市场的。
有钱赚,约翰自然不会拒绝。
也就有了眼前这一幕,孔捷带着突击队成员们,伪装成商人,然后运输了一批鸡精、香烟、土产等商品。
顺便登上了约翰的商船。
突击队队员们携带的武器装备就藏在这批商品之中。
……
商船的甲板上,孔捷与约翰并肩而立,两人看着船底崩腾不息的江水,沉默了片刻,约翰突然问道:
“徐先生,冒昧的问一下,你是在为军队暗中奔波吗?”
孔捷稍怔,不动声色地笑道:“约翰,为什么这么问?”
约翰笑了,“感觉而已,从你的话语之中,我感觉的出来,你并不像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孔捷也不否认,说道:“皮之不从,毛将焉附,如果国家沦丧了,即便是最会趋利避害的商人,又能躲到哪里去呢?不过是丧家之犬罢了。”
“我虽然是个商人,可如果能帮助那些正在前线拼杀、保家卫国的军人,我想我不会拒绝。”
说到这里,孔捷笑道:“约翰,你该不会跑去向日本人告密吧?”
原本只是一句玩笑话,约翰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跳脚反驳道:
“徐先生这话大错特错,如果我的祖国遭到侵略,即便我是个商人,我也会拼尽一切帮助自己的祖国。”
“日本人这些年越来越放肆了,即便是在租界也表现得越发狂妄,去年他们就曾借助汉奸在法租界内被害的由头,打压法租界的商人。”
“就连我们美租界也经常受到日军的压迫,甚至强行进入租界进行搜寻,借口说有抗日分子逃进了租界。”
“I dislike the Japanese!!!”
约翰大骂,愤怒的连母语都说出来了。
孔捷笑了笑,这美国老倒也算真性情。
FLOWER GARDEN
但是约翰决计不会知道, 再有半年时间,等到日军向英美宣战,到时候连美租界都保不住了。
随身空间
这也是孔捷急着赶到津租界的缘由,留给他的可操作时间不多了。
一旁的约翰大骂过日本人之后,忽然附在孔捷的耳边说道:“徐,你既然想帮助中国军人反击侵略者,只是普通的商品怕是无济于事,我有军火销售的路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尝试?”
租界有军火生产的工厂,孔捷自然相信。
租界从成立那会儿,西方的鬼子们大量开办的洋行,基本上都涉及军火生产,到现在遗留下来也属正常。
以约翰美国商人的身份,自然也没有必要为小鬼子试探。
孔捷沉默了片刻,反问道:“怎么说?”
约翰道:“徐,我有军火的取货渠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将这些军火贩卖给你。”
“不过……”约翰倒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你也知道当下的行情,这些军火的价格可不低,如果你有黄金或者白银的话,自然是最受欢迎的。”
孔捷平静地看了约翰一眼,这美国老,朋友归朋友,该赚你的钱,还是半点都不手软。
什么是朋友?
能长久地为你带来更多利益的,那才是商人眼中最永恒的朋友。
和你在一起!!
孔捷澹笑道:“黄金白银自然也没问题,只要军火的质量足够好。”
约翰当即道:“那是肯定的,我们美国人的装备,就算是淘汰下来的,也足以碾压日军。”
“我可不要淘汰品。”孔捷道。
“当然不会,我的朋友。”约翰保证道。
……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龍頭溝風雲錄-第一百二十二章 兩張圖紙閲讀

龍頭溝風雲錄
小說推薦龍頭溝風雲錄龙头沟风云录
“董小姐,请看,”于泰山指着桌上的一条图纸,说道。
董悦然看到图纸,心中暗自一惊。于泰山手指的图纸竟然和她留下的图纸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材质。一个是羊皮作图,一个是纸质图。“于长官,这是?”董悦然问。
“哦,是这样,董小姐不是本地人,大概没听闻过这事。不着急,请坐,我细细和你说来。”于泰山说着自行坐在椅子上。
一边的黄梅娟拉着董悦然,顺势坐了下去。
“董小姐可能不知道,也难怪,你不是本地人,大概没听过这样的传说。当年,小日本占领东北后,大修共事。估计,目的有二:一是,为了侵略的需要;二是为了配合德意志围困老毛子。”泰山端起茶杯呷了口水,继续说,“45年小日本投降前夕,这些工事大多毁于一旦。不过,因为时间匆忙,也有例外的。这张图纸,就是其中被保存下来的一个工事体。据听说,里面还有一个小型军火库。”
董悦然听后,佯装恍然大悟的样子,“噢!我说于长官怎么寻找这荒山僻岭的地方,原来醉翁之计不在酒啊!高!这个实在是高!”话音刚落,董悦然便举起大拇指。
太古至尊
于泰山微微一笑,“董小姐过奖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说现在他们这般管控,不要说炸药了,就怕连一把手枪都进不来。没有武器,我们就是有孙猴子的本领,恐怕也无济于事吧!听说,前两年董小姐控制了一个教授,胁迫过来做炸药,最后不是也没成功嘛。由其可见,求人不如靠己,哪怕这个人被你完全控制了,也会有生变的机率。”
董悦然听完低下头去。黄梅娟一看赶忙说道,“于长官,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于泰山也意识到自己言语有失,便说,“董小姐,请不要多心,我就事论事,绝没有排遣你的意思,绝没有。”
董悦然抓着黄梅娟的手,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对于泰山说:“于长官多心了,上次行动失败,确实有我失误的地方,我也在不断的反思中,争取立新功,来弥补自己过失。于长官请放心,我绝没有责怪您的意思。”
于泰山说道,“董小姐真是个豁达的人,凭你这番话,就能看出你对党国的一片诚挚之心。你放心好了,这次任务完成,我会向上级给你请功。”
董悦然微微一笑,说道:“多谢于长官栽培之心,有你有娟姐,我就够了,至于功劳,都是大家的。”
黄梅娟听了,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来。
王大力一路疾行,这林中的山道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脚力出色,又极具野外求生的本领。当他到达山坳处洞口时,挂在夜空的圆月,已经向西边坠去。
在距离洞口几十米外山坡上,王大力停下了脚步,从包袱里拿出一把约莫20工分大小的匕首,又拿出一捆绳索斜背在肩上,他试试手中的飞虎爪,很是满意。一切准备就绪后,只见他起身向山坡上走。
太阳之诗
王大力来到半山腰,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前,停下脚步。他从肩上取下绳索用力甩动,手中的飞虎爪像出弦的弓箭,迅速而准确的向对面飞去。
王大力用力拉扯绳索,确认安全无误。他从包袱里拿出两片半圆形毛竹片,毛竹片幽暗光滑,看上去有了些年头。大力借助手中的毛竹片,“嗖嗖”的向对面滑去。月光下的王大力,像一只大鸟,在夜空中飞舞。
夜空寂静如初。林中,除了白雪,还有这不算密匝的树干。王大力一路畅通,临近绳索的尽头,他一个跃身,身体如同一片枯叶落在雪地上。他暗自一笑,心想,这身手总算用得上了,看来少林寺那几年的磨炼没白费工夫。
董悦然翻了个身,无缘故的醒了。她想到白天看到的那张图纸,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可被困于这山角旮旯处,她能有什么办法?唯一的机会,就是王大力尽快的和她会合。唉!也不知这个大力能否够聪慧找到这里。她轻叹了一口气,望着黑漆漆的上空,心中说不出的惆怅。
也不知过了多久,董悦然倚躺在床头,逐渐睡去。就在这时,她耳边传来轻微的虫鸣震翅声,她精神一震,睡意消去。是的,就是这个声音,她和他约定好的信号。但她没有着急下地,继续静耳细听。“叽叽,叽叽”又是两声,她才确认是他无误。她心里一阵欣喜,是的,他来了,他总算来了。她一颗悬浮的心,总算落了地。
“大力,大力,是你吗?”董悦然来到约定地方,压低嗓子,几乎听不到声音。
“是的,董小姐,我来了,你还好吗?”王大力听到董悦然的声音,掩抑不住自己的喜悦。
“来,这边,这边,”趁着月色,董悦然指引着大力来得一个山凹处。
“大力,你真行!”董悦然忍不住对王大力竖起大拇指。
世阿
王大力呵呵一笑,说道:“要没有董小姐暗中留下的标记,我王大力就是再有本领,怕也找不到这荒山僻岭地方。”
“大力,这一身本领,你是怎么学来的?”董悦然拿出一只烧鸡,交到王大力手中问道。
这会,王大力并没客气,想必是饿坏了。他接过董悦然烧鸡,猛灌了一口烧酒,神色黯淡的说道:“哎!甭提了,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当年,小日本占领东北,我和爹娘便逃往关外。我们不敢走大道,只能在山林间穿插,这不,路走多了,自然也就熟了。”
董悦然点点头,看到他大口吃肉的样子,说道:“先吃,快吃,别说话。”
王大力嘿嘿一笑,也不客气,大快朵颐起来。董悦然宛然一笑。一壶烧酒,一只烧鸡,三下五除二的被王大力撕个干净。
董悦然这才把此处情况,详细的和王大力做了个说明。
“董小姐,下一步,需要我怎么做?”王大力抹了抹嘴,问道。
董悦然想必早已胸有成竹,说道:“下一步,大力,你要这么,这么……”
戾王嗜妻如命 昭昭
簽到獎勵一個億 小說
“半年时间,这么长?你一个人能行吗?”王大力有些不放心。
“没事,这里的事情,我能应付。让你来的目的,也就是把这其中的情况反馈出去。”董悦然笑着说。
董悦然看到王大力沉默不语,安慰说道:“别为我担心了,大力,你把消息准确无误的传出去,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
王大力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董悦然看了看月色,说:“大力,你该走了,记住我说过的话,一定要把羊皮卷交到他们手中。”
王大力点点头,尽管有不舍,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董悦然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笑容中,同样充满了凄凉。直至王大力身影消失在夜空里,她才准备离去。走之前,她把王大力吃剩下的鸡骨头之类处理个干净。这背风山凹处,又恢复到往日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