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錦官城主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龍頭溝風雲錄-第一百二十二章 兩張圖紙閲讀

龍頭溝風雲錄
小說推薦龍頭溝風雲錄龙头沟风云录
“董小姐,请看,”于泰山指着桌上的一条图纸,说道。
董悦然看到图纸,心中暗自一惊。于泰山手指的图纸竟然和她留下的图纸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就是材质。一个是羊皮作图,一个是纸质图。“于长官,这是?”董悦然问。
“哦,是这样,董小姐不是本地人,大概没听闻过这事。不着急,请坐,我细细和你说来。”于泰山说着自行坐在椅子上。
一边的黄梅娟拉着董悦然,顺势坐了下去。
“董小姐可能不知道,也难怪,你不是本地人,大概没听过这样的传说。当年,小日本占领东北后,大修共事。估计,目的有二:一是,为了侵略的需要;二是为了配合德意志围困老毛子。”泰山端起茶杯呷了口水,继续说,“45年小日本投降前夕,这些工事大多毁于一旦。不过,因为时间匆忙,也有例外的。这张图纸,就是其中被保存下来的一个工事体。据听说,里面还有一个小型军火库。”
董悦然听后,佯装恍然大悟的样子,“噢!我说于长官怎么寻找这荒山僻岭的地方,原来醉翁之计不在酒啊!高!这个实在是高!”话音刚落,董悦然便举起大拇指。
太古至尊
于泰山微微一笑,“董小姐过奖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你说现在他们这般管控,不要说炸药了,就怕连一把手枪都进不来。没有武器,我们就是有孙猴子的本领,恐怕也无济于事吧!听说,前两年董小姐控制了一个教授,胁迫过来做炸药,最后不是也没成功嘛。由其可见,求人不如靠己,哪怕这个人被你完全控制了,也会有生变的机率。”
董悦然听完低下头去。黄梅娟一看赶忙说道,“于长官,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于泰山也意识到自己言语有失,便说,“董小姐,请不要多心,我就事论事,绝没有排遣你的意思,绝没有。”
董悦然抓着黄梅娟的手,感激的看了她一眼,对于泰山说:“于长官多心了,上次行动失败,确实有我失误的地方,我也在不断的反思中,争取立新功,来弥补自己过失。于长官请放心,我绝没有责怪您的意思。”
于泰山说道,“董小姐真是个豁达的人,凭你这番话,就能看出你对党国的一片诚挚之心。你放心好了,这次任务完成,我会向上级给你请功。”
董悦然微微一笑,说道:“多谢于长官栽培之心,有你有娟姐,我就够了,至于功劳,都是大家的。”
黄梅娟听了,忍不住竖起大拇指来。
王大力一路疾行,这林中的山道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脚力出色,又极具野外求生的本领。当他到达山坳处洞口时,挂在夜空的圆月,已经向西边坠去。
在距离洞口几十米外山坡上,王大力停下了脚步,从包袱里拿出一把约莫20工分大小的匕首,又拿出一捆绳索斜背在肩上,他试试手中的飞虎爪,很是满意。一切准备就绪后,只见他起身向山坡上走。
太阳之诗
王大力来到半山腰,在一棵粗壮的大树前,停下脚步。他从肩上取下绳索用力甩动,手中的飞虎爪像出弦的弓箭,迅速而准确的向对面飞去。
王大力用力拉扯绳索,确认安全无误。他从包袱里拿出两片半圆形毛竹片,毛竹片幽暗光滑,看上去有了些年头。大力借助手中的毛竹片,“嗖嗖”的向对面滑去。月光下的王大力,像一只大鸟,在夜空中飞舞。
夜空寂静如初。林中,除了白雪,还有这不算密匝的树干。王大力一路畅通,临近绳索的尽头,他一个跃身,身体如同一片枯叶落在雪地上。他暗自一笑,心想,这身手总算用得上了,看来少林寺那几年的磨炼没白费工夫。
董悦然翻了个身,无缘故的醒了。她想到白天看到的那张图纸,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可被困于这山角旮旯处,她能有什么办法?唯一的机会,就是王大力尽快的和她会合。唉!也不知这个大力能否够聪慧找到这里。她轻叹了一口气,望着黑漆漆的上空,心中说不出的惆怅。
也不知过了多久,董悦然倚躺在床头,逐渐睡去。就在这时,她耳边传来轻微的虫鸣震翅声,她精神一震,睡意消去。是的,就是这个声音,她和他约定好的信号。但她没有着急下地,继续静耳细听。“叽叽,叽叽”又是两声,她才确认是他无误。她心里一阵欣喜,是的,他来了,他总算来了。她一颗悬浮的心,总算落了地。
“大力,大力,是你吗?”董悦然来到约定地方,压低嗓子,几乎听不到声音。
“是的,董小姐,我来了,你还好吗?”王大力听到董悦然的声音,掩抑不住自己的喜悦。
“来,这边,这边,”趁着月色,董悦然指引着大力来得一个山凹处。
“大力,你真行!”董悦然忍不住对王大力竖起大拇指。
世阿
王大力呵呵一笑,说道:“要没有董小姐暗中留下的标记,我王大力就是再有本领,怕也找不到这荒山僻岭地方。”
“大力,这一身本领,你是怎么学来的?”董悦然拿出一只烧鸡,交到王大力手中问道。
这会,王大力并没客气,想必是饿坏了。他接过董悦然烧鸡,猛灌了一口烧酒,神色黯淡的说道:“哎!甭提了,这都是被逼出来的。当年,小日本占领东北,我和爹娘便逃往关外。我们不敢走大道,只能在山林间穿插,这不,路走多了,自然也就熟了。”
董悦然点点头,看到他大口吃肉的样子,说道:“先吃,快吃,别说话。”
王大力嘿嘿一笑,也不客气,大快朵颐起来。董悦然宛然一笑。一壶烧酒,一只烧鸡,三下五除二的被王大力撕个干净。
董悦然这才把此处情况,详细的和王大力做了个说明。
“董小姐,下一步,需要我怎么做?”王大力抹了抹嘴,问道。
董悦然想必早已胸有成竹,说道:“下一步,大力,你要这么,这么……”
戾王嗜妻如命 昭昭
簽到獎勵一個億 小說
“半年时间,这么长?你一个人能行吗?”王大力有些不放心。
“没事,这里的事情,我能应付。让你来的目的,也就是把这其中的情况反馈出去。”董悦然笑着说。
董悦然看到王大力沉默不语,安慰说道:“别为我担心了,大力,你把消息准确无误的传出去,就是对我最大的保护。”
王大力无可奈何的说道:“好吧!”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董悦然看了看月色,说:“大力,你该走了,记住我说过的话,一定要把羊皮卷交到他们手中。”
王大力点点头,尽管有不舍,还是毅然决然的离开了。董悦然望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笑容中,同样充满了凄凉。直至王大力身影消失在夜空里,她才准备离去。走之前,她把王大力吃剩下的鸡骨头之类处理个干净。这背风山凹处,又恢复到往日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