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長夜餘火

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三章 交流讀書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但我不知道他们在哪里啊。”商见曜叹气,“而阎虎被关的地方可以推理出来,只要新世界’的空间结构是正常的。“
蒋白棉微微点头:
“也不是不能试着推理一下。
“当初你说过,柯宁米斯那位‘执岁之子’住的地方应该和高塔有一定的重叠,以那里作为参照物,
可以测算出芙罗拉和巴纳德所在的那个咖啡馆于‘新世界’的位置。
“嗯,前提是重叠这种现象更接近于两张纸贴在一起,而不是别的模型。“
虽然商见曜和格纳瓦第二次进入柯宁米斯,来到“执岁之子”住的豪华公寓时,没有看见高塔虚影,
只是发现那里每一层楼每个房间都有灯光透出,但结合他们第一次的经历,还是可以初步做出相应的推断一一他们之前进入柯宁米斯,感应到漩涡浮现并膨胀变大时,有于豪华公寓所在的方向看见朦朦胧胧的高塔,另外,“新世界”只有高塔才是每一层都亮着“灯”,其余建筑内,或多或少都存在黑暗统治的窗口。
商见曜想了一下,提出了一个难点:
“但巴纳德和芙罗拉不可能每时每刻都在那里喝咖啡。“
特種兵之神級兵王
“我们还有充裕的时间,可以耐心等待,再说,咖啡馆内还有老板,还有别的顾客,你也可以试着交交朋友’。“蒋白棉宽慰道。
商见曜摇起了脑袋:
”新世界’的觉醒者很多不友善,有的甚至饿坏了,见人就想吃。“
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
“就算要交朋友,也得等哪位落单,免得出什么意外。“
蒋白棉“嗯”了一声:
“既然芙罗拉和巴纳德是友善的,那他们经常出没的咖啡馆应该还是有基本秩序的,可以尝试接触老板。
“总之,一切以你现场判断为准。”
她随即补充道:
“你尽快弄清楚意识进入新世界’后肉体怎么办的问题,
以及,如果要让后者也进入‘新世界’得怎么做。
“我现在把你的身体搬到了第八研究院外面,怕耽搁得久了没法再弥补。“
商见曜惊讶:
“我以为你已经荡平了那群丧尸。“
“那不是丧尸,是有点奇怪的‘无心者’。”蒋白棉无奈解释道,“在不清楚他们之中有没有‘高等无心者’,有多少位的情况下,我打算谨慎一点。“
说到这里,她突然醒悟:
“我又不是神仙,靠自己一个人就能在短短一两个小时内解决那么多的敌人!“
“你可以的。”商见曜鼓励道。
蒋白棉放弃争论,转而说道:
“你尽快摸清楚新世界’的情况,然后按照我们约定的那套暗号告诉我。”
“好的。”商见曜答应得非常干脆。
接着,他忧心忡忡地说道:
“我身体饿了怎么办?“
“实在不行,插管子,进流食。”蒋白棉摆出专业的态度,“而且,我们还有不少营养针,足够你撑一段时间。这也催促你必须尽快把刚才那些问题弄清楚,让我知道后续该怎么做”
说着说着,她疑惑问道:
“你不能回归灰土了?“
“理论上可以。”商见曜转过身体,望了眼一片漆黑的街道末尾,“我只要回到进来的地方,通过那扇大门,就能返回现实,呃那些新世界’强者都不是经常回灰土,也许还存在某些隐性的限制。“
他摩挲起了下巴。
蒋白棉点了点头。
“旧调小组”之前猜测“新世界”强者返回灰土需要一定数量的人类意识做“燃料”。
商见曜又一次烦恼起来:
“我的身体想大小便了怎么办?“
“我帮你处理。”蒋白棉磨了磨牙齿,“能提前通知是最好的。“
那样的话,她只需要把屎把尿,不用频繁更换和清洗商见曜的衣物。
“旧调小组”出门在外,这方面也不富裕!
“这怎么好意思?”商见曜话是这么说,脸上却写满了“都靠你了”的表情。
蒋白棉翻了个白眼,把话题拉回正轨:
“你还能进自己的心灵房间吗?“
“没试过,等下试一试。”商见曜露出了急不可耐的表情。
蒋白棉追问道:
“你能力上有多大提升?“
对“新世界”来说,这肯定不是敏感话题,“旧调小组”之前就有所了解,因此蒋白棉问的非常直接。
啪,商见曜握右拳击左掌道:
“我还没检查过!“
他竟然把这事给忘了。
隔了几十秒,商见曜抬起右手,开始扳指头:
“我掌握了‘思维’这个领域的所有能力:
“除了原本的推理小丑’、‘思维植入’,还有短暂失智’、思维混乱’、‘极端冲动、‘数学白痴、‘内奸’、‘痴愚光环’、‘潜意识思维’、‘思维读取’…“
“潜意识思维”…蒋白棉心中一动,开口问道:
“潜意识思维可以给某部分记忆附加特殊状态,让查看者不知不觉遭受影响?“
“这是其中一种应用。”商见曜如实回答。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这么看来,杜衡老师是庄生’领域的觉醒者…”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感叹道:
“我们这次遇到的杜衡老师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或者,杜衡老师的本质其实就是一道幻影、一部分意识的显化?“
“不知道。”诚实的商见曜选择摇头。
“那你能力的影响范围呢?”蒋白棉强迫自己暂时不去考虑杜衡的问题。
商见曜又一次摇头:
“不确定,没试过。
“但我感觉在‘新世界’受到了某种压制,除了部分能力依旧是声音能清晰传到的地方都有效果,且可以依靠电台等扩大范围,其他好像都不超过十米,回到了群星大厅’这个层次。
“具体是多少,我等会有了目标,试过之后,再告诉你。
“嗯,要是在灰土上,肯定以公里来计算。“
蒋白棉若有所思地回应:
”新世界’应该在执岁们的控制中“
所以才会有种种限制。
“聊”到这里,蒋白棉感觉以这种方式进行的交流让自己精神消耗极大,只好强行中断了对话,约定傍晚再沟通。
系統 uu
缩回延伸出去的精神后,她吐了口气,揉了揉额角,向后靠住了驾驶座的椅背。
等稍微恢复一点,蒋白棉无声自语起来:
“天黑之后,我就隐藏人类意识,穿上军用外骨骼装置,利用夜视系统,进那个现实‘新世界’探一探。
她暂时不担心高性能电池消耗太大的问题,因为第八研究院还没有断电。
“盘古生物”,地下大楼,495层C区11号。
小說
通过检测的龙悦红和白晨换了身轻便的衣物,提着“物资供应市场”买来的水果,敲响了父母的房门。
—一结婚之后,龙悦红不再像以往那样直接开门而入。
“谁啊?”顾红的声音响了起来。
与此同时,她把房门打开了。
下一秒,顾红的目光凝固了。
这只维持了很短暂的时间,她抬起右手,擦了擦眼睛,堆起笑容道:
“你们结束任务了?“
“是啊。”龙悦红笑着回答。
听到他的声音,龙大勇和正好在家的龙知顾、龙爱红纷纷起身,迎向了门口。
“哥,嫂子,你们这次又去了哪里?”龙爱红非常感兴趣地问道。
上下打量完大儿子的顾红瞥了闺女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等进了屋再问啊,堵在门口做什么?“
龙爱红听而不闻,笑嘻嘻上前两步,拉住了白晨的手:
“嫂子,你坐我旁边!“
各自落座后,顾红给龙大勇使了个眼色。
龙大勇当即清了清喉咙,望向龙悦红道:
“你们这次回来就不需要再出外勤吧?”
看见父母期待的神色,龙悦红笑了笑道:
“差不多,现在算是半内勤状态,只需要定期到公司外面那片区域巡逻一圈。“
呼,顾红顿时松了口气。
类似的任务她也听说过,基本没什么危险,只是比较枯燥。
她的笑容再也遏制不住:“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龙爱红顺势问道:
“哥,嫂子,你们这次还会升职级吗?能拿到多少贡献点?“
女神我要给你生猴子
“这才刚回来,公司哪那么快给出奖励?”顾红代替儿子做出回答。
气氛一下变得热烈,龙家四口就这个问题讨论了起来。
龙悦红微笑听着,静静看着,没有插嘴,只觉内心一片平安喜乐。
他侧过脑袋,望了白晨一眼, 发现妻子也是类似的状态。
要是没有那些事就好了龙悦红忍不住在心里叹起了气。
“新世界”,路灯之下。
商见曜尝试着进入自己的心灵房间。
刷地一下,他的身影消失在了只有一盏路灯的黑暗街道上,浮现于那个改造过的“131”房间内。
开局四个美相公
“可以直接回来啊”商见曜两眼放光地走向了门口。
他伸出右掌,握住把手,试图开门,结果房门纹丝不动。
“被封住了?只有先回现实,再进房间,才能打开?”商见曜摩挲起下巴。
他没有浪费时间,回到新世界”,沿着黑暗寂静的街道继续往前。
来到路口后,他看见前方有一抹光。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二章 燈相伴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长夜余火
商见曜欣喜地走向了那栋古典建筑,打算敲门拜访。
他向来有礼貌。
就在他临近大门时,整栋建筑唯一亮着灯的那个房间内,有略显尖利的女性嗓音响起:
“不要进来!“
这用的是红河语。
声音在黑暗安静的街道传出很远,带出了空荡荡的感觉。
“为什么啊?”商见曜不解就问。
他停于街边,抬起脑袋,望向二楼那个亮着灯的窗户。
有彩绘图案的玻璃上,昏黄的光芒静静往外流泻,却没勾勒出一道人影。
那略显尖利的女性嗓音再次荡开,但沉静了一些:
“这是我的家,我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哦哦哦。”商见曜从善如流。
此时,整条街道只有他旁边的路灯和眼前建筑的二楼有光芒驱散黑暗。
“那我可以问几个问题吗?”商见曜提出了新的请求,“我刚来这里,很多事情不懂。“
他相当诚实,没做半点隐瞒。
二楼那没有人影的窗户后一阵沉默,那位女性未答应也未拒绝。
商见曜当她默许了自己的恳求,开口问道:
“这里是新世界’吗?“
“是的。”那女性的声音穿过窗户,进入了空旷死寂的街道。
商见曜追问道:
“那你是新世界’层次的觉醒者,还是这里的原住民?“
那女性沉默了几秒:
“这里没有原住民。“
“是被赶尽杀绝了吗?”诚实的商见曜刨根究底。
这一次,那女性未做回答。
商见曜转而问道:
“这里的人都像你这么友善吗?“
那女性噪音再次于安静的“夜里”响起:
“我并不像你认为的那么友善,如果你刚才强行进入这栋房屋的话。
“在新世界’,要避开那些饿坏了的人,也不要触及别人代价。”
”‘新世界’不是没有饥饿,没有疾病吗?”商见曜大惊失色。
那女性嗓音默然一阵道:
“你已经进入‘新世界’,应该知道我说的饿指的是什么。“
“可我一点不饿。”商见曜表示怀疑。
二楼窗户处透出的昏黄光芒摇晃了一下,那女性嗓音随即说道:
“看来你还保留着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没遇到哪位执岁或者比较强势那些觉醒者。“
“这么看来,保留着身体是好事?”商见曜抬手摩挲起下巴。
“不一定。”那女性嗓音未做详细的回答。
商见曜思维跳跃,改变了问题:
“这里的核心是那座高塔?”
“对。”那女性嗓音顿了一下道,“执岁们都住在那里。”
她语气中透出了难以掩饰的恐惧。
“这样啊。”商见曜“啪”地握右拳击左掌,“那我得去高塔登记一下。“
二楼窗户处,灯光没有晃动,声音也未传出。
隔一阵,那女性嗓音才略显急促地说道:
“不要再问了,其他问题我无法回答你。“
“谁说的?”商见曜反驳道,“我还想问你的代价是胆小还是警惕,难道你连自己的代价是什么都不清楚?“
二楼那个窗口,
灯光猛烈摇晃了几下,可依旧没有人影浮现。
商见曜似乎完全没读懂对方的“逐客令”,自顾自又问道:
“那你为什么不把灯灭了?这样就没人知道你躲在房间里了。
“难道,没有灯光照耀,黑暗会把你吞噬?“
那女性噪音从窗户后面传出:
“灯光是你精神和意识的体现,只有你死亡,它才会熄灭。“
商见曜恍然大悟,又一次握右拳击左掌道:
浓睡 小说
“难怪我走到哪里,路灯就亮到哪里,而之前的全部熄掉了!
“我还以为是执岁们既热情好客,又节约用电。”
那女性嗓音未做回应。
商见曜又问道:
“那这里的黑暗藏着什么危险?”
“没任何危险。”那女性嗓音愈发有点不耐烦。
商见曜“哦”了一声:
“那有白天吗,不可能总是黑夜吧?“
“没有白天。”那女性嗓音语速颇快地说道。
“为什么啊?”商见曜不解。
那女性嗓音又一次尖利:
“我不知道!“
她沉默了下去,只有窗户上映出的灯光表明她还在。
商见曜又问了几个问题,对方都未做出回答,他只好挥了挥手道:
“那我去高塔了,回头再聊。“
他沿着黑暗寂静的街道继续往前,路灯追随着他的脚步,一盏接一盏地亮起,又一盏接一盏地熄灭,
始终只保留着一盏。
后方那栋建筑的二楼,昏黄的灯光一直静静地照亮着那小片区域。
商见曜走几步就望一眼高塔,不知在想些什么。
突然,他“啪”地拍了下手,“自言自语”道:
“我还记得从阎虎被关的那个地方看高塔是什么样子…
“分析一下应该能确定在哪栋建筑的哪一层…
“要不要先去拜访阎虎?听听他是怎么描述新世界’的?“
商见曜非常有行动力,说做就做,立刻就改变了路线,朝着大致的方向行去。

第八研究院外面的山路上,蒋白棉将吉普停靠在了道旁隐蔽处。
她随即望向副驾位置的商见曜,考虑起接下来该做什么的问题。
当前最关键的一点是她得尽快和“新世界”的商见曜建立起联系,获得相应的反馈。
没有那些情报,她很难确定后续的思路。
至于怎么和商见曜“联络”,蒋白棉早有预案。
当初商见曜可是和沉睡的阎虎有过一定交流的!
蒋白棉吐了口气,延伸出自己的精神,与商见曜的意识连接在了一起。
她眼前骤然变得漆黑,只有些许微光在远处闪烁。
微光逐渐变亮,凝聚成了一盏路灯,而穿着灰色迷彩的商见曜正站于灯下。
“救我!”商见曜一脸欣喜地挥起右手。
蒋白棉吓了一跳:
“为什么这么喊?“
可能是双方隔了厚厚屏障的关系,她的声音显得很低,于是又加大音量重复了一遍。
商见曜笑道:
“我在模仿阎虎。”
”…”蒋白棉默然了几秒道,“精神状态还不错嘛。“
她没有浪费时间,立刻问道:
“怎么样,我们推测的是真的吗?”
她没有提具体的事情,担心会触发“敏感词”监控,导致商见曜遭受伤害。
—一“救世军”那些试图透露“新世界”秘密的强者下场都不是太好。
“是的。”商见曜严肃点头。
到了“新世界”,觉醒者就能汲取目标的人类意识补充自身了。
蒋白棉忍不住叹了口气,转而问道:
”新世界’有无心者’吗?”
“没有遇到过。”商见曜如实回答。
这么看来,那些活死人一样的“无心者”是独属于现实“新世界”的?那我之后只能自己潜入侦查了…蒋白棉微微皱眉道:
“你觉得新世界’的秘密最有可能藏在哪里?“
“那座高塔!执岁们都住在里面!”商见曜兴奋回答道。
执岁们住在“新世界”的高塔内……那现实的高塔里呢?蒋白棉思绪电转,未有丝毫停息。
这个时候, 商见曜絮絮叨叨道:
“这里和现实还是有不少区别的,塔很高,到处都有灯光,建筑风格也不是那么统一,有红河风的古典建筑,有灰土古代那种合院,有旧世界的高楼大厦…”
现实的那座小型城市属于旧世界毁灭前十几二十年的风格,但没什么高楼。
“嗯。”蒋白棉目前不知道该对此做什么评价。
商见曜主动说道:
“这里每一盏灯代表的都是相应觉醒者的精神和意识,除非死亡,否则不会熄灭。“
说到这里,他“啪”地握右拳击了左掌:
“我懂了!当初阎虎那里只有一点点微光,整个人就跟趴在黑暗里一样,是因为他的意识已经接近消亡!”
原来是这样.蒋白棉也跟着点了点头。
商见曜继续说道:
“我打算先去找阎虎,上门拜访他,看看他会怎么说。“
蒋白棉又一次皱眉:
“阎虎是被人关起来的,你不怕触怒了关押他的人吗?
“那有可能是一名执岁啊。”
不给商见曜找理由的机会,她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你先找芙罗拉、巴纳德等友善的新世界’强者,将相应的情况弄清楚了再考虑之后该怎么做。“